16 06 21

() 魏十七走到屠真身旁,视线越过她的肩头,落在“北海湾活点图”上,红黑二色的小点四散移动,无有一刻停歇,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有没有什么异状?”他在屠真耳边轻声问道,气息拂动她鬓角的散发。

屠真深深吸了口气,迅速镇定下来,手指点在“北海湾活点图”上,先后指了三处所在,俱落于渊海之内,道:“半个时辰之内,又有三拨海族被抹杀……”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声雷响,阴气鼓荡,数道白光冲天而起,魏十七眉毛一扬,轻笑道:“那凶徒终于对鬼阴兵下手了……”

纵有“北海湾活点图”在手,要捕捉对方的行踪,终非易事,魏十七将十万鬼阴兵撒入北海湾,分成近万支小队,四下里巡视,一旦为对方诛灭,鬼阴兵便化作冥石,以白光示警,阮青趁机调集附近兵将,布下天罗地网,层层围困,将对方锁定。

过了小半个时辰,距离前一处千里之遥,阴雷隆隆不绝,又有数道白光飞起,魏十七心中一动,那潜入北海湾的凶徒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正急速离开渊海,笔直向冰原靠近。

屠真缓缓移动指点,忽然顿了顿,道:“又一拨海族遇难,死得干干净净!”所指之处距离冰原不足百里。

魏十七沉声道:“此人欲从岸上突破,当不是海族之属。”

阮青渐渐察觉到对方的行踪,鬼阴兵从四面八方围拢,层层布防,彼此呼应,一点点收拢包围圈。那凶徒已频频为鬼阴兵所阻,无法像之前那样纵横决荡,进退自如,阴雷接二连三响起,一道道白光划破苍穹,久久不灭,照亮了北海湾的天空。

合围已成,大局初定,屠真不再盯着“北海湾活点图”,犹豫了一下,走到魏十七身旁,与他并肩远眺。默默计数,来人虽落入重围,却毫无惧色,在茫茫冰原左冲右突,转眼便屠戮了数千鬼阴兵,杀意有增无减,强悍之极。

屠真跃跃欲试,请缨道:“不如我去会一会他?”

隔着遥远的距离,魏十七一颗心却没由来一跳,魂眼明灭不定,藏于“一芥洞天”内的至宝六龙回驭斩骚动不安,似乎感应到什么,渴求着什么,这让他心存疑虑,迟迟拿不定主意。过了片刻,他缓缓摇头,一味注目观望,没有任何举动,凶徒潜入北海湾,大肆屠戮,以杀证道,是祸事,也是机缘,他决意继续等下去,看看对方的极限在哪里,哪怕耗尽手头的鬼阴兵,也在所不惜。

在阮静指挥下,十万鬼阴兵渐次围拢,从最初的炮灰,到一拨拨精兵强卒,先确定对方的动向,接着不断缩小包围,有条不紊,步步为营,从始至终没有留给对方任何机会。这是阮青第一次驱使鬼阴兵,正如魏十七所料,她冷静而果断,毫不在意鬼阴兵的损失,这是最有效的策略,换成他自己,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双方激战正酣,鬼阴兵潮水般涌上前,北海湾中妖奴和海族再看不出异样,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他们远远躲到一旁,避之唯恐不及,鬼阴兵得阮静号令,对他们视而不见,诸位城主担心的事,终究没有发生。

甜美的清纯宅女色妹子

从高处眺望,鬼阴兵的包围圈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像水流一般时刻改变着形状,朝山脊的阵眼慢慢靠拢来。厮杀了整整一夜,魏十七与屠真已能望见对手的身形,却是一个彪形大汉,身高马大,长着一张马脸,轮动一柄开山大斧,呼呼喝喝,一道浓郁的血气从顶阳骨下蹿出,气势极盛。

屠真微微蹙起眉头,觉得有些不妥,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在魏十七眼中,这些然不是秘密,仿佛看透了她的疑惑,他指指那马脸大汉道:“此人本是一开智的妖物,得丹药之力,侥幸成就人身,体内又恰巧有一缕天狼血脉,修炼天狼食日功中化用精血之法,利于速成,待到血气耗尽,就打落原形。”

屠真道:“为何激战这许久,气势仍不见衰竭?”

魏十七嘿嘿笑道:“之前屠戮所得的精血多得惊人,区区一夜工夫,哪里能消耗得尽。”

屠真稍一留意,果见他隔了片刻便低头一吸,吞下一团精血,随即精神抖擞挥动大斧,鬼阴兵尚在丈许开外,便粉身碎骨,冥石化作白光,接连飞起,只是他仓猝之间无暇炼化精血,血气多半从颅顶散失,殊为浪费。

魏十七哂笑道:“这厮修为平平,只是个幌子,躲在一旁之人才是真正的凶徒,他身怀至宝,进退之际,掩饰得天衣无缝,一丝不漏,若非被鬼阴兵困住,倒真看不出来。”

屠真好奇心起,双眸神光闪动,凝神细看,隐隐觉得似有一人潜伏在马脸大汉身侧,借着他斧势暗中出手,将鬼阴兵一一击灭,行动甚是隐秘,若非被魏十七说破,她竟然未曾察觉。

身形被至宝隐没,杀意却无从遮蔽,魏十七洞若观火,任凭鬼阴兵一拨拨杀上前,被无形的利刃斩杀殆尽,不动声色,坐视不理。那一丝杀意不断壮大,随时可能突破瓶颈,六龙回驭斩骚动不安,不断冲击着“一芥洞天”,急欲出来,魏十七死死按住它,眼中的精芒璀璨如星,愈来愈亮。

又一拨鬼阴兵潮水般涌上前,毫无征兆溃散为阴气,阴雷响成一片,冥石飞往高空,杀意凝若实质,终于突破了极限,发生微妙精绝的变化,闯入前所未有的境地。

几乎与此同时,李静昀轻轻巧巧,一步踏入显圣境。

离开斜月三星洞之时,葛阳真人留给她的丹药多得不计其数,这些日子李静昀藏身于北海湾内,一面吞服丹药,炼化真元,一面屠戮海族,磨砺杀意,得泥丸宫中真仙残魂之助,九龙回辇功勇猛精进,一日千里,及至十万鬼阴兵涌入北海湾,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拉开序幕,她明知不妥,却将计就计,以鬼阴兵为磨刀石,身陷险境,千锤百炼,终于成就回辇二重天,顺势放开身心,一举突破显圣。

自道门一脉在此界立足,数万载以降,从未有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就显圣!

16 06 21

“帝尊,我等都是同一战线,有什么不能让我们一观?”

有存在又开口,有些不甘,被帝尊当场毁去,这是怎么也想不到的的事情。

其中到底记载着什么,这让他们好奇。

“那些记载的东西如今都在我的神魂中,你可以自己来看。”帝尊直面众人。

一时间,这里沉寂了下来,去翻看帝尊的神魂,这不是找死吗?

就在这时,众人感觉到一股气息,很微弱,却极为清晰,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道主的气息?”一尊存在疑惑道。

“怎么会有些熟悉。”兽神皱眉。

“是那个葬族的小子!”仙帝瞳孔一缩,有些惊讶。

“肉身成道的小家伙…可按照推论,不应该是混沌的气息吗?”

随着一道道推论,这里再次沉寂了下来。

“走吧,去看看…”帝尊开口,众人默契的没有提及之前的事情,跟随帝尊踏出了这里。

清新唯美气质美女粉色梦幻写真

几步而已,众人就来到了时间长河之处,即使神魔祖地有太多的神秘,可这里也还是让人震惊。

“实质化的时间长河…这得是多大的手笔。”有存在倒吸了一口冷气,简直难以想象。

“不仅如此,还被改造了,不断循环,这是一处宝地。”仙帝看出了更多。

这种循环历练可以节省无数的时间,去感悟己身的大道。

“那小子就在这里循环…居然在对抗数尊同阶存在。”

他们透过此地的映射,看到了沈睿正在经历的情况。

这是第九次循环了,这一次循环,沈睿要进行最后一博,他同时对抗几尊神魔烙印的化身。

被打的血肉模糊,他们都实在太强横了,一举一动都有**力,大神通,即使沈睿利用混沌神通,大杀四方,依旧重伤。

“道主的气息正是从其中散发出来,他的路途已成,就差最后一跃了。”

有存在叹道,他们知道肉身成道沟,必然会反哺己身,可没想到此地还有这种宝地,几乎无比契合沈睿,让他完成了时间的积累。

凭借肉身道躯,一旦突破道主,完全可以省略很长时间的沉淀,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俯瞰世间。

“与此子一世,所有生灵都会被压制。”仙帝叹道。

“谁又何尝不是…”有存在意味深长,引起了在场存在的共鸣。

后辈被沈睿压制,自己被帝尊压制,那叫一个惨啊。

帝尊没有理会场中的阴阳怪气,只是看着正在搏杀中的沈睿。

沈睿身上的伤势在加重,不过道主的气息也再加重。

不多时,银狮王等人也巡着自家前辈气息来到此地,经过前辈的解释后,都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原来如此,当初我要知道他在谋求如此机缘,说什么也不拖延时间了。”

荒川唉声叹气,虽然大家都在谋夺机缘,可谁能和沈睿比啊,这都要成就真正的道主了,俯瞰人世。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嫉妒使人质壁分离。

众实道存在对于小辈之间的事情,懒得理会,并没有任何反应。

时间映射中…沈睿被打成了碎泥,又再次聚合,满身是血,怒喝苍天。

“九世循环,尽皆加身!”

一声怒喝,震动时间长河,一道道虚影浮现在沈睿周围,都是之前循环的人物,他修了九世,也有九世修为,此刻同时浮现。

他的躯体璀璨无比,神魂透体而出,一种特殊的神韵正在诞生,他的感知被无限扩大,似乎可以看到天地大道。

反倒是他的躯体没什么大的蜕变,虽然也在轰鸣,不过只是一些小的蜕变。

毕竟已经肉身道躯了,先一步达到了这个境界。

“道韵正在诞生…他要入道了…”外界,仙帝道,这是一尊道主诞生的必经之路。

轰!

一颗颗大道星辰映射而出,组成星辰道树,每一颗星辰都在闪耀着符文,此刻发生了惊天动地变化。

一道道脉络在形成,那是大道脉络,不再是条条普通纹路,简单构连,而是真切的链接成一体。

大道星辰在隐没,不再是一个个的整体,而是成为了整体的一个部分,道树在生长,似乎化为了一颗真正的树,矗立在天地间。

……

无尽距离之外,一颗巨大的废墟大陆上,一颗难以想象巨大的古树矗立在这里。

无尽星光被牵引而来,在星光中,巨树微微一颤,天地都在轰鸣,似乎感受到了一种愤怒。

……

“这是什么道…古怪至极,似乎熔炼了很多…形成一体。”有存在仔细观察,最后却皱眉。

这颗树就是沈睿的大道载体,实质显化,突破至道主后产生了莫名的蜕变。

那一颗颗大道星辰似乎化为了一个个世界,垂落在树上,散发着烨烨光辉。

星辰道树入体,沈睿的躯体随之再次璀璨,一种符文浮现,一道时间长河的虚影浮现。

道主就是葬族的葬王,至少肉身成道,时光印蜕变了一部分,现在突破至道主,时光印彻底蜕变。

他的胸膛之上,符文在蔓延,跨越无尽的距离,他的眸光沧桑,似乎看到了神魔祖地的时间长河。

上游…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蛰伏,看不清楚模样,遮蔽了一切,下游有一个个璀璨的身影屹立,他只是一抹小小的光辉而已,没有任何存在感。

他看到了被截取段的那段时间,他看到了很多,这是质的蜕变,难以想象。

良久,他睁开眼睛,面前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敌人已经化为了神魔烙印本源,一个个躯体健壮,气息可怖,面带笑容,齐声道:“恭喜…你成年了…”

沈睿:“……”

成年了…成年了…沈睿一时间竟然被噎住了。

这些神魔烙印都是曾经进入过这里的神魔,没有灵智。

可能认为他也是神魔幼儿,所以才这样恭喜。

随后,一缕光辉闪烁,那些神魔烙印旁,又一个烙印产生,正是他自己的烙印。

成功突破,他也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烙印,不断的折磨后来者。

如此想来,沈睿的心情竟然好了不少。

xiazaitxt

16 06 21

青岚垂眼看着怀里的雷凌霄,轻笑一声闭上眼睛:“娘子,那会伯兆兄没成亲的时候,我知道你总找借口避开我,现在绊脚石没了……”“不不不,你先说……他老婆是谁吧!”雷凌霄此时又羞又尴尬,急忙岔开话题。

“嗯,你问伯兆兄的老婆啊——哈哈,说起来也好笑,魔界公爵故意设计给他送了个贡品,他居然真就恬不知耻地笑纳了!嘿嘿……所以么,红玉娘子,你除了嫁给我青岚做老婆,已经没得选啦……啊!娘子,你别乱来啊,很疼的好不好……”

雷凌霄虽然想用武功挣开青岚,但是身体却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内力更是暴跌了六七成之多——单论实力,雷凌霄是比青岚要**不少的,其实就是她自己纠结、根本不想跑而已。雷凌霄放弃挣扎后,半弯的月亮映在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身后,也显得越发明亮静谧,似乎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和一弯明月。

青岚又想平时一样眯起眼睛小声说道:“现在,青岚总算能体会我弟弟,还有无双林淼他们的感受了:得卿,则残月自圆,失汝,则满月亦独。能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比起自己独自一人,心境完全是天壤之别啊——红玉,千万答应我,别再远远躲着我了,好吗?”

雷凌霄闭眼搂住青岚柔声说道:“真不愧是考中过榜眼的男人,既会耍流氓,又能这么文绉绉的……好、好吧,我答应你,以后我雷红玉就算一生流离,也甘愿化作你脸庞的清风,追随夫……殿下到天涯海角……”青岚笑了笑看着天上的弯月说道:“红玉,你不是也能文绉绉的嘛!嘿嘿,能见到你这么小鸟依人的样子,估计也只有我了吧!”

雷凌霄把头埋进青岚胳膊里不再说话,青岚明显觉得她身上已经热得有些发烫了。青岚沉默片刻才又叹了口气:“红玉,我有的是闲工夫,可以给你写文章到天荒地老,可以给你烧菜到海枯石烂,可是其他的六界众生,就没咱俩这么幸运了——比如木无双,比如张洪,比如张庭幕……”

雷凌霄抬头看着青岚小声问道:“夫……君,能不能,让他们也像咱俩这样呢?”青岚慢慢捧住雷凌霄的脸庞柔声说道:“娘子,那得看他们自己了,你也知道为什么的……不过,既然娘子你愿意相信他们,我青岚自然也尽全力帮他们啊!”

雷凌霄脸颊通红地垂眼点点头,顺势慢慢把脸靠在青岚怀里闭上了眼睛。青岚一脸满足地仰起头,双手抱着雷凌霄的身子,轻轻长舒一口气,然后微微睁开眼睛望向九重天的深处。躲在城外树林里的候通尚见鸢莺和包墨并肩朝自己走来,当即整了整衣服作揖说道:“法候,骨候,晚辈候通尚见过二位大人!”

鸢莺深吸一口气摇摇头:“老猴子,你也是身扛徽文的侯爷,见了我俩不用如此客气的啊!快站直了说话吧。”包墨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候尚通说道:“哎呀,老猴,我俩的年龄虽然比你年长不少,但是面相比你年轻啊!再说你也是敌零候,跟我和莺莺平起平坐,不用这般拘谨的嘛。”

候通尚有些不自然地撇撇嘴:“二位大人,您俩别学雷王叫我老猴子行不行……好吧好吧,谁让我面老年龄小呢!只是眼下雷王大人和青榜眼大人不知私下议论什么,咱们是不是也得好好商议一下呢?毕竟圭月殿下早就调兵遣将好多年了,眼下离茉真君弃暗投明,古心真君被贬下凡,咱们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反击天庭,恐怕日后更无胜算啊!”

包墨和鸢莺对视了一眼,互相慢慢点点头,然后不约而同地看着略显心急的候通尚。候通尚原本以为她俩会对自己说点什么,但是等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包墨和鸢莺的回应,只能抬头看着她俩继续说道:“假如雷王大人在的话,只要她肯点头……”

“老娘点头又怎么了?有毛的区别吗?”雷凌霄忽然睡眼惺忪地闪到候通尚面前说道。候通尚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一眼雷凌霄,然后前后左右看了看确定青岚没跟过来,才试探着问雷凌霄说道:“雷王陛下,圭月大人他,他没有跟您一起过来啊?”

白嫩美少女长发披肩低头浅笑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雷凌霄斜了候通尚一眼抱起胳膊:“他来不来,关我蛋事?!”鸢莺冷笑一声说道:“青岚大人不过来的话,你收拾这么利索干嘛?哟,还擦胭脂抹粉了,难得呀!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捯饬呢?”雷凌霄啧了一声瞪向鸢莺:“难道我还不能换身衣服捯饬一下了?什么歪理!还有你这没事喜欢偷听的毛病就不能给我改改,嗯?!”

包墨急忙圆场说道:“好了好了,别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妖王大人,离茉的副官来咱们这就是搜刮补给的,你看咱们应该怎么做?给她投多少食才能喂饱那家伙呢?”雷凌霄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摸了摸鼻子摇摇头:“只是补给吗?离茉的胃口没这么小吧——”

包墨点点头附和道:“我觉得也是,离茉这家伙可不是什么老实人,就算不做一锤子买卖,也肯定会狮子大开口。不过咱们也最好先顺着她来,一来表示诚意,二来也算给她个敲打:想吃地主家的饭,就要给地主干活出力才行。”

雷凌霄呵呵一笑点点头:“确实如此。你们想想,她以前是天上的真君大元帅,奢侈惯了,估计香料茶叶字画这些玩意儿是少不了了——莺莺,明儿个你陪那个叫剎止的小子转转,顺便摸摸离茉的脉门,看她喜欢什么玩意儿。但凡这里有的,尽量给!”

鸢莺挑了挑眉毛问道:“说得倒轻巧,钱你出啊?!”雷凌霄摸出酒葫芦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抹了抹嘴唇说道:“莺莺,你别以为我缺钱,那是我不想找而已。”鸢莺无不嘲讽地哼了一声:“是呀,圭月大人是挺有钱的——只要你厚着脸皮把自己当肉卖了,他肯定敢买!”(未完待续)

xiazaitxt

16 06 21

酒鬼前辈自然也是看出了我的惊讶,伸手在我的后背上恨恨的拍了一巴掌,然后道:“放心吧,我们对你没兴趣。”

你妹的没兴趣,没兴趣老子的家底都让你们查了一个一清二楚了,这要是有兴趣,老子是不是一天上几次厕所你们都能查清楚?

“而且,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决定,诚挚的邀请你成为我们千门的挂名弟子。”酒鬼前辈挑着眉毛看我。

“挂名弟子?”我看向酒鬼前辈,这名头,可不像是表示诚意。

“对,挂名弟子,怎么样?考虑一下?”

“需要我做什么不?”

“不需要。”

“那好吧,这挂名弟子的差事我接了。”

“好。”酒鬼前辈点头,随后一扬手,一道光芒闪过,我的面前安静的漂浮着一枚令牌,这令牌我很熟悉,因为我的老丈人有一个同样的,只是他的令牌上刻着一个七字,而我眼前的这个令牌上却是刻着两个字:十一。

事情好像并不如我想象的一样,看到这令牌的瞬间我便已经猜到,恐怕这挂名弟子不会是我想的那样。

果然,经过酒鬼前辈的解释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挂名弟子”。

所谓的挂名弟子倒是真的对得起这个挂名的词,真的只是挂在那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千门受到致命威胁的时候,为千门提供帮助,而且这帮助也是自愿的,到底要怎么帮,也是要看挂名弟子本人,全力以赴可以,简单应付一下草草了事也行。

死库水清纯美女萝莉玩水照

这些是挂名弟子的义务,但是相比起挂名弟子的待遇来,这义务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作为挂名弟子只享有千门一个权力,那便是信息共享,只是这信息共享的程度却是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除了极少的一部分绝密信息外,其它的全部信息居然全部都可以使用,甚至可以贩卖。

“这个……有点受之有愧呀。”我看着酒鬼前辈说。

“放心吧,你不会的。”酒鬼前辈拍了拍我的肩膀,脸上带着我看好你的表情。

“我自己都未必能相信自己。”

“你知道想成为千门挂名弟子的标准是什么吗?”

“不知道。”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不问成为千门挂名弟子能够得到什么,便算是过关。”

这……太儿戏了吧?不过看酒鬼前辈的表情倒是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以为很简单?”

“嗯。”我点头。

“其实不简单,不然也不会到了现在为止,千门万年历史,挂名弟子却只有十一人。而且这十一人之中,活着的,也只剩下五人而已。”

“前辈,这些信息,我能不能假装没听见?”我满脸苦笑的看着酒鬼前辈,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少知道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事我可是没少见过。

“可以,不过,贼船上了,可就不是那么好下的了。”我现在非常怀疑,这些信息,酒鬼前辈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目的就是把我栓死在千门的这艘贼船上。

“现在说说吧,查云顶家族的事情为了什么?”酒鬼前辈胳膊肘碰了我的胳膊一下,一脸贼兮兮的问着,那样子哪里有半点长老、前辈的样子,浑然就是一个八卦的年轻女人而已。

“我要是说我要灭了云顶家族,你信不信?”我斜着眼睛看向酒鬼前辈,这女人今天不断的挑拨着我的神经,现在轮到我来考验她一下了。

“信。”

靠!这女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不过,不简单呀。”酒鬼前辈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不过,我只能做。”我苦笑回答。

“需要帮忙不?”

“需要。”

“成交。”酒鬼前辈伸出手掌,我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掌,然后击掌,然后这女人就扭着屁股走了。

“她是不是说成交?”我问着身边的众人。

“是。”

“成交什么了?”

“不知道。”

靠!整个千门分部的人几乎全部都听见了一声怒吼,声震九霄,悲惨凄厉。

因为手里有千门挂名弟子的令牌,所以在这分部里倒是也通行无阻,甚至所有人还都是一脸尊敬、羡慕的表情看着我们。

转了半天,这分部也算是转了一个七七八八,对于千门我们也多多少少的有了一点认识。

总体来说,千门还是非常低调的,即便是在这分部里,我们也很难分清哪些是千门的人,哪些是普通的居民,大家几乎全部都是一身简单布衣的打扮,半天时间,没有看到哪怕一名张扬的人,当然,得除了那个一身红衣晃悠的女人。

晚上的时候,千门派人过来接了我们。

七拐八拐之下,来到了一处简单的民居之内。民居很简单,就是普通的民居,当我们到来的时候,门主王不留和青衣已经等在屋里。

“怎么样?”门主问我们。

“千门很厉害。”这一点,我倒是非常的肯定,所以,说的也是非常真诚,没有半点恭维的意思。毕竟现在手里捏着挂名弟子的令牌,不少的信息可都是通过这令牌就能够查探的到的。

“哈哈,看来,小九这次又是赌对了。”

“小酒?”我嘀咕了一声。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酒鬼前辈就是小九。”

“这名字,倒是挺配的上酒鬼前辈。”

“这九可不是你想的那个酒。你们的酒鬼前辈在千门众长老之中排行第九,所以大家便小九这么称呼她了。”

至此,众人终是恍然,也总算是知道了小九这名字的由来。

“你们怎么样?”我问门主,当然,也是在问青衣。

“还是让你的青衣兄弟说吧,我这点水平,在青衣兄弟的面前,还是不要卖弄的好。”

“门主夸奖了,门主对于阵法的研究也是高深莫测,我还需要向门主多多学习才是。”

青衣说完,倒是也不再客气,将这半天时间与门主交流的关于千门阵法的一

些看法说了出来。

半晌之后,青衣总算是稍微停了一下,想来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是口干舌燥的厉害。

“那个……青衣,关于阵法这事,要不……啊……你说是吧?啊……”我语无伦次的摇着手,指了指众人,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大家都不是傻子,其实也是早就发现了我们的游离状态。只是青衣自己说的兴起,所以也就只能是任由青衣说完。

如今又听见我这么一番说辞,自然便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于是,众人高高兴兴吃饭,再也不提阵法之事,只是在吃完饭的时候,青衣给我安排了一点任务,无非就是配合着他和门主王不留的一些想法,做一点事情而已。

我自然是满口应下,无论是因为自己现在挂名弟子的身份,还是因为自己欠了千门莫大人情,这事我也是必须要做。

于是,众人约好了时间便各自散去。

次日清晨,众人精神抖擞的再次聚集在千门中唯一的一座三楼之中。

整整三层楼,鸦雀无声,却是千门早已经吩咐了下去,早早便已经遣走了其他人。

“这阵势,大事呀?”我站在青衣身边,低声问着。

“嗯,千门千阵,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且,你上次好死不死的居然刚好是钻入了阵眼之中,然后更是变态的破了人家的回阵,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这千门千阵也是万年来第一次有了其它的变化,所以,人家现在是点着名的让咱们帮忙,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咱们是当事人。”青衣斜着眼珠子瞪我,意思很明显,你丫的惹祸,现在却是让老子给你擦屁股,所以,老子现在很不爽。

“你敢说你没占便宜?”我狠狠的瞪了回去,老子现在也是上了贼船,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给老子擦屁股,老子又何尝不是在给你擦屁股?互相擦的事,就谁也别嫌恶心了。

“占了。”青衣说的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紧接又是补充了一句:“没便宜的事,老子为啥要干?”

你大爷,你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占便宜这种事情是可以说的这么光明正大的吗?你丫的就不能委婉一点?你笑一下,咱俩心照不宣,不比现在好多了?你就不觉得尴尬吗?

然后,青衣便是直勾勾的盯着我,好像我的脸上突然长出来什么诡异的东西一样。

“看你大爷?”

“你尴尬吗?”

“不。”我摇头。

“你也挺不要脸。”

“谢谢。”

“不客气。”

又是片刻之后,门主在酒鬼前辈的陪同下,也是在晨曦中款款而来,灰白色光芒之下,二人倒是有点神仙眷侣的味道,看的众人于是频频侧目。

简单的打过招呼之后,众人便已经进入了二楼,书架依旧简单,纤尘不染,甚至连位置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众人都是明白了到此的目的,所以也是不再废话,依照之前的位置又是站了过去。

片刻之后,之前所体会到的那股玄妙气息又是出现,众人眼前光芒闪烁之间已经再次进入了幻境。

只是很可惜,再一次进入的幻境却是普通了许多,众人都是片刻之后便已经纷纷醒转,脸上神色也是有点迷茫。于是,便是纷纷侧目朝着青衣和门主望了过去。

“再试一次。”青衣说。

于是,众人又是进入幻境,片刻之后折返,表情依旧。

“看来,这千门千阵的回阵我们怕是真的回不去了。”门主王不留长叹一声,脸上也是升起了一丝落寞。

“门主,千门千阵,却不是有去无回,而是峰回路转,这是之前你与我说的。”

“是。”门主点头应是。

“回字本是循环,回时,花水自得,却也是回阵一样,阵起阵落,全是自在,门主该放一放,不放哪来的随意。”青衣声音缓慢,说的也是字字艰涩,最后却是将目光停留在了门主身后的酒鬼前辈身上。

听的青衣此话,尤其又是看到青衣最后的目光落处,门主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苦色,一声长叹之后,终是将头慢慢垂下。

片刻之后,一声长叹再次升起,门主抬头,脸上苦色依旧,目光之中有一丝挣扎神色,又是片刻之后,门主目光终是恢复平静,朝着众人点头示意。

于是,阵法又起。

这一次,众人眼前光芒闪过,进入的幻境却依然不是之前所处幻境,众人自然又是失落一番。

刚欲破了幻境重新回归之时,众人眼前却是红影一闪,酒鬼前辈一身倩影俏立于众人身前。

酒鬼前辈的确是漂亮,只是这空空荡荡的幻境里,突然就这么冒出来一个一身红衣服的,而且还是双脚离地的飘在那里,怎么看也不像是搞笑类的故事情节,这他娘的典型的恐怖、悬疑。

定了定神,总算是看清楚了酒鬼前辈的脸,我狠狠的在胸口捶了两拳,好让自己的心跳能够平静一些。

刚要开口,却见酒鬼前辈突然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跟我来,然后便是扭身就走。

尼玛,这一笑,绝对是老子见过的最恐怖的笑容了。

跟着酒鬼前辈前进了一段时间,光芒再次闪动,却是又进入了另一处幻境。

于是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几次之后,我赫然发现,我真的回到了曾经到过的阵眼之中,而酒鬼前辈正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默默的看着我。

卧槽!这感觉,太刺激了。而且,我发现,酒鬼前辈好像是不一样了。

我这边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与我同样处境的还有青衣等人。

众人身形全部回到原来所在的幻境之中后,酒鬼前辈身形却是瞬间变淡,然后就那样慢慢的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片刻之后,众人破开幻境,重回现实。

门主脸色沉痛,酒鬼前辈则是倒在门主怀中,一身红衣,脸色苍白。

众人自是差异万分,却只有青衣一人平静如常。

“门主,千门千阵如何?”青衣越众而出,脸色平静的看

着门主,浑然没有去在意门主怀中的酒鬼前辈,不近人情几乎到了冷酷的程度。

“小九……”门主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手掌摩擦在酒鬼前辈脸上,一声一声低低的呢喃着。

“门主,千门千阵如何?”青衣追问,声音冰冷的让人如坠冰窖。

沁芯脸上瞬间便是被怒色占据,却是因为她从未见青衣有如此绝情一面。下一刻已经脚步踏出,便欲朝着青衣而去。

幸得绾灵心眼疾手快,见到沁芯动作,已经瞬间冲出,拉住了沁芯手腕。

沁芯神色陡然一变,脸色也是升起一丝惊骇之色,却是因为后怕。

“当局者而已。”绾灵心抓住沁芯手腕,低低说了一句,脸上笑容平静。

沁芯显然也是突然想通,脸上浮现一丝尴尬笑容,也是停下了脚步。

“门主,千门千阵如何?”青衣第三次追问,声音更是冰冷。

“不怎么样,不怎么样,不怎么样!”这一次门主倒是没有继续沉默,抬起头,看向面前青衣,脸上全是一片死寂,面色暗青的如同厉鬼,眼底更是满满的疯狂和绝望之色,声音也是沙哑,仿佛如冬日里枯木中间咆哮而过的冷风一样。

“酒鬼前辈可是阵灵?千门千阵阵灵?你可爱着酒鬼前辈?”门主声音还未落下,青衣声音却是已经再次响起,没有任何的停顿,急促的如同催着兵士起床的战鼓。

“阵灵?千门千阵?小九?”门主状若疯癫,眼中疯狂神色更是浓郁,身上气势也是混乱异常,躁动的如同漫天黑云,仿佛只需再有一声雷动,便会化作一场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雨。

“酒鬼前辈可是阵灵?千门千阵阵灵?你可爱着酒鬼前辈?”青衣身形突然一晃,下一刻青衣已经欺近门主身前,手掌挥起已经劈手抓住门主衣襟,双目更是紧紧的瞪在门主双目之上。

“不要动小九,不要动小九……”门主的声音响起,低沉沙哑,但是听在我们众人耳中却是不亚于一道九天惊雷,因为随着门主的声音响起,门主身上的气势也是陡然变的狂暴、混乱。

陡然狂暴升起的气势,众人也是防备不及,更何况,门主实力也是高深莫测,众人只是瞬间便已经被这狂暴的气势挤压的朝着四周踉跄跌出。

众人身形踉跄倒地,却是有两道身影倒地瞬间便已经冲出。

身形闪动之间,我已经站在门主身前,浑身骨骼噼啪作响,只是一个瞬间,我全身骨骼之上已经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痕,灵台中的涤魂更是瞬间便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形也是虚幻了许多,而在他身边的碎山也是状态极差,本来黝黑的脸上也是满满的苍白之色,健壮身形也是瞬间消瘦了许多。

我的身形刚刚站定,身后的青衣便已经踉跄的跌在我的后背之上。

虚弱、沙哑的声音也是艰难响起。

“小九,可……可……可救。”青衣的声音并不响亮 甚至断断续续的。

但是,就是这微弱的声音响起的瞬间,门主身上的气势便已经开始快速的平静下去。

几息之后,门主全身的气势已经尽数收敛,此时的门主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小九有救?”

“有。”青衣声音简短,简单一个字吐出之后便是身子一歪,已经朝着地面滑了下去。

身后捞住青衣身体,却是入手冰凉。

我抬眼看去,得,这回漂亮了,我一身骨头几乎成了渣子,怀里还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青衣。

反观门主也是差不多的情形,一脸的苍老之色,怀里抱着一身红衣的酒鬼前辈,看起来是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

门主自然很快便已经发现了眼前的状况,凭着多年熬炼的心性和高深的实力,自然是最快恢复的。

随后一指点出,光芒一闪之间已经分别冲入小九、青衣和我三人体内。

很浑厚的力量,并不狂暴,温柔如同处子,却在瞬间便已经让我们的状态恢复了一个七七八八。

青衣随之转醒,也是瞬间便已经看清了眼前的状况,也是一脸的庆幸之色。要知道,门主可是神境的实力,这种实力的高手,即便是气势的冲击,那也不是我们这样的境界能够抵挡的。

门主自然也是愧疚、尴尬,但是此时显然也不是在意这些问题的时候,见到青衣清醒,第一句话便是又问了一遍:“你说小九有救?”急促之间,却是连称呼都已经忘记了改变。

“有救。”青衣说。

“不过,却不是我救,而是你救。”青衣补充了一句。

“只要能救,无论是什么代价,就是要我的命,也可以。”

“不至于。”青衣说,随后却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救酒鬼前辈之前,我必须确认一件事。”

“你说。”

“酒鬼前辈可是阵灵?千门千阵阵灵?你可爱着酒鬼前辈?”

话出瞬间,众人便是再次清晰的感觉到门主身上混乱的气势又是一阵躁动,甚至有着冰冷的敌意。

没办法,千门门主这样的人,高深实力的确是让人敬佩,而这样的人同样还有一样让所有人都必须敬佩的东西,便是心性,说是铁石心肠也是毫不为过。

所以,如果想窥探这样的人的内心,无疑是极其危险的,这样的人甚至会本能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屏蔽掉,就算是自己都不会轻易触碰,更何况是外人。

门主直视青衣,青衣也是毫不畏惧。

片刻之后,门主终是一声长叹,挪开了眼神,转而望着正安静的躺在自己怀里的酒鬼前辈。

“你说的不错。小九是阵灵,而且便是我千门千阵的阵灵,同时,我的确是爱着小九。”门主说话间,手掌却是轻柔的抚上酒鬼前辈的头顶,轻轻的将酒鬼前辈前额一缕散乱的秀发重新收拾妥当,过程轻巧的像是怀里抱着的不是酒鬼前辈,而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一时间,众人皆是沉默,甚至连呼吸都是压制的安安静静的,生怕不小心声音大上一点便会毁了这份幸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