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07 21

晋王小心翼翼的朝后退了两步,才陪笑道:“父皇,您看,刚刚您还在说大哥呢,九哥这么一讲,您可不就顾不上说大哥,专门冲着九哥去了?九哥也是为了大哥好。这不是他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说辞,不得不挺身而出,代大哥受罪么?就好像儿臣刚刚绊九哥一样。左右儿臣年纪小,也还没到讲究体面的时候。父皇心里有气,冲着儿臣们来就是。传了出去,人家只会说父皇教子从严,也不会嘲笑儿臣什么。”

“毕竟儿臣这排行,这年纪,听着父母教诲,再寻常没有。”

“大哥可是长兄,是父皇的长子,也这年纪了,总不能还是被父皇说道罢?”

淳嘉冷笑着说道:“还敢狡辩!”

不过心里倒是听进去了几分,的确,十三岁这年纪,搁淳嘉这亲爹跟前当然还是个半大孩子,然而秦王怎么说都是皇长子。

早先逼死有情人的事情,已经让秦王灰头土脸一回了,若是此番再叫秦王丢人现眼,外头没得以为他不疼这孩子。

不受宠的皇子哪怕是天子血脉,在皇家过的何等不如意,淳嘉又不是真的心里没数。

他当年可是天子呢,就因为纪氏擅权,还不是小心翼翼的度日?

这么着,往后就算秦王有错,还是别闹太大动静,总要给这儿子留足体面才是。

皇帝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还是将九皇子跟晋王大骂了一顿,说他们心思龌龊,见天想些见不得人的计谋,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安好心,长大了没得净给皇家添堵……末了倒是夸了秦王几句:“相比之下,秦王纵然没你们那许多心思,却还是一片赤子之心,敦厚仁善!”

昭庆趁机继续劝:“父皇,既然如此,那您就将人赏给大哥了呗!那是多金贵的人啊,也只得咱们爷儿几个在这里耗费这许多辰光?”

“你也越发的胡闹了!”淳嘉抬眸看一眼这长女,轻斥道,“什么都顺着你兄弟,不想想朕跟你们母妃的为难!”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昭庆说道:“母妃兴许是为难的,可父皇是天子,您还有什么为难的事儿啊?您再为难,也比儿臣几个有法子。父皇父皇父皇父皇您最好了嘛!”

公主又是撒娇,又是纠缠,淳嘉没好气的拂开她手:“胡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还是没分寸?”

“父皇果然变了心意,不疼儿臣了!”昭庆公主顿时不高兴了,撒开他袖子,走到旁边去,忿然说道,“果然儿臣这样的女孩子长大了,就里外不是人了!如今大哥有了心上人,往后最护着的肯定也不会再是儿臣了!往后弟弟们陆陆续续肯定也会有心上人的,到时候再没人管儿臣!儿臣原本想着,好歹还有父皇疼儿臣。结果父皇这会儿就嫌儿臣不好了!”

语罢举袖掩面,嘤嘤哭泣。

晋王见状,立刻上去劝:“大姐姐别这样,我才不是大哥呢,我什么时候都护着大姐姐!”

他带了头,九皇子紧随其后,笑嘻嘻的凑上去道:“大姐姐可别这么说啊,如今有心上人的也就大哥而已,我们可没有!再说了,什么心上人,能比血脉相系的大姐姐要紧?”

反正他如今又没心上人,当然是先哄着长姐。

七皇子看这情形,当然也要有所表示:“是啊大姐姐,我们怎么可能不护着你呢?母妃说了,让我们好生进学,往后才能给姐妹们做依仗。”

秦王心里憋屈,心说谁喜欢那顾珏了?他连顾珏长什么样子都没注意过!

但记着母妃的叮嘱,此刻还是讪讪道:“这……我虽然心悦顾家小姐,又怎么会不护着昭庆你呢?你别这样说。”

淳嘉在旁边看着,一阵的头疼。

这女儿……你说她有城府罢,她明明很好糊弄。

你说她天真单纯罢,只要涉及到争宠的时候,她比谁都精明敏锐。

正沉吟着,就听昭庆哭道:“你们还不是说着好听罢了!当初父皇还说最疼我呢,结果这会儿就开始嫌弃我了!”

“昭庆莫要胡说,朕什么时候嫌弃你了?”淳嘉叹口气,温言说道,“朕最疼爱的女儿就是你了。”

虽然二皇女、九皇女都在场,但没关系,皇帝快速回忆了下,除了昭庆这长女外,其他女儿他还真的没在意过。

听到了伤心难过就伤心难过罢,反正也不敢跟昭庆这样,来他跟前哭闹撒娇。

就算有那胆子大的来了,不理会就是,左右没怎么关注过成长,哪怕亲生女儿,也不是很心疼。

先稳住昭庆要紧。

结果昭庆就说道:“父皇就会这么说!就刚刚这么一会儿,您都呵斥儿臣多少次了?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可见父皇厌弃儿臣了!”

淳嘉心道,你要是不来胡搅蛮缠,好端端的,朕呵斥你做什么?

但他明白这恃宠生娇的女孩子,若是这样讲了,少不得要继续哭闹。

当下便道:“朕哪里是厌弃我儿?还不是看你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家家,见天被兄弟拖累,心中不忍?你们母妃一直教你们友爱手足,也是让皇子好生用功,往后好庇护姊妹的。结果这些年下来,见天都是皇子惹事,皇女出来求情……如此岂不是跟你们母妃的一番好意相悖?却是皇子成天拖累皇女了!拖累其他皇女也还罢了,可偏偏拖累到了昭庆你头上,朕能不心疼么?”

昭庆听着就是满意,她很小的时候,因为皇长女的缘故,也因为云风篁膝下就她一个女儿的缘故,是一直享受特别待遇的。

这也让公主养成了习惯:凡事没有公然偏袒她、抬举她的,那就是对她不公平!

没错,昭庆公主眼里的公平,就是大家站着她坐着,大家挑她剩下的,这才是公平!

如今淳嘉句句强调她跟其他孩子不一样,她顿时就不生气了,甚至还觉得父皇讲的有道理啊,母妃天天说要让兄弟们给她做牛做马,怎么至今都是她为兄弟们想方设法?

公主若有所思,而淳嘉暂时摆平了长女,跟着就将矛头对准了九皇子以及晋王,说他们都是些混账东西:“上不能劝慰长兄长姐,下不能给更小的弟弟妹妹做榜样……枉费你们母妃见天不辞劳苦的教诲你们,你们长成这样子,对得住你们母妃、对得住朕么!”

七皇子听得十分不忍,说道:“父皇,儿臣……”

他想着两个弟弟何其无辜,还想帮忙分散下火力的,结果才开口,就被淳嘉逮到,也揪着大骂了一顿。

毕竟,晋王提醒的对啊,长子长女都这年纪了,身份又特殊,该给他们留体面了。

倒是底下的儿子,反正年纪小排行靠后,挨骂挨打都是人之常情。

最主要的是,九皇子跟晋王都不是昭庆那种掐尖好强爱面子的孩子,不需要担心骂几句就闹死闹活。

淳嘉呵斥住七皇子,重新抓了九皇子还有晋王发泄,果然这俩儿子都没在怕的,九皇子固然低眉顺眼一副“父皇您看儿臣有在好好听”的样子神游天外,时不时的还抽空点点头,表示非常认可父皇的叱责,晋王就更气人了。

他甚至还有闲心给皇帝端茶倒水,偶尔附和几句:“父皇说的对!父皇说的太好了!父皇高瞻远瞩振聋发聩!父皇英明神武……父皇喝点茶润润嗓子,您看儿臣们这样不争气,您可一定要保重御体!”

就跟挨骂的人里没有他,甚至被骂的还是他对头一样。

淳嘉都受不了这家伙的厚脸皮了,本来主骂九皇子的,都忍不住指着晋王喝道:“你这是跟谁学的没脸没皮!?”

晋王眨眨眼,一脸的无辜:“儿臣跟父皇跟前听教诲呢,要什么脸面?”

这理直气壮的,皇帝甚至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顿了顿才道:“你母妃训诲你的时候,你也这样?”

那他有点儿理解好脾气的贵妃,为什么对着这亲儿子时格外的沉不住气了。

毕竟皇帝这会儿看着这孩子的举止,都有点想动手。

就听晋王正色说道:“父皇说什么呢,母妃跟前,哪里有这样的好事?母妃跟儿臣说不到三句话,就会动手来着。而且还不许儿臣跑,不许儿臣躲……儿臣又不能跟亲娘动手,除了指望大姐姐还有清人姑姑她们救场,再没有其他生路。所以好还是父皇好,父皇论性-子比母妃实在好太多了!”

挨过打的人,挨骂算什么!

当没听见就是了,挨打的话,那可是实实在在打在身上的啊!

晋王这会儿由衷觉得父皇比母妃好。

母妃下手太狠了。

这要不是亲娘,他一早想法子回击了!

“……”淳嘉无语片刻,说道,“混账东西,你就不能想想你母妃做什么要跟你动手?!都被打了这么多次了,也不知道长进点?”

他还是很信任云风篁的慈母人设的。

所以听到贵妃打孩子,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孩子太混账了,连贵妃这样慈爱宽容的母妃都气得动了手,这是犯了多大的错处啊!

晋王早先还指望这父皇解救一下自己,但这些年来,每次被母妃打完,叫父皇知道了,父皇的想法都是赶紧去安慰他母妃去,免得母妃被他气坏了,他如今也很淡定了。

闻言也不反驳,而是一脸体贴的说道:“父皇,儿臣愚钝,没有父皇母妃的聪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儿臣虽然愚钝,日日学着,终归是有着长进的,只不过儿臣长进的速度比较慢,母妃天性聪慧,却有些看不惯。”

反正爹妈责怪的时候,顺着他们的意思糊弄一下就是了。

至于平日里怎么做……

呵呵,孤都挨打这么多年了,还怕母妃那把戒尺吗?

晋王漫不经心的想着,正色说道:“当然,儿臣非常明白母妃的好意,往后一定更加用心向学,不再叫母妃失望!”

这种保证他给云风篁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如今信手拈来,云风篁是早就不相信他这一套了,无奈皇帝平素无暇关心皇子们的细节,听着面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觉得晋王虽然有着顽劣的名声,倒也还是可以抢救的。

就微微颔首道:“你知道就好。罢了,今儿个就这样吧。顾珏的事情,你们不许再掺合,这是长辈们做主的事情,哪里能让你们来胡搅蛮缠?”

见状其他皇嗣也还罢了,昭庆公主却很不甘心。

虽然公主来的路上,对于顾珏被秦王看中,甚至为了娶这女孩子还先后惊动贵妃与淳嘉很不满意。

并且恶意的撺掇皇帝将顾珏赏给自己长兄做小,而不是正经的正妃。

但这会儿淳嘉回绝的干脆,公主又觉得自己的得宠没有得到体现:本宫亲自出马,给大哥要个人罢了,父皇竟然拒绝拒绝又拒绝!

那本宫这个皇长女不要面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