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07 21

当项云摘下面具的一刻,两人皆是瞬间认出项云的身份。

二人虽然没有见过项云本人,但自从项云在焚丹谷一战后,他的画像便已经在正道联盟传开。

更何况近些时日,项云突然回归,尽屠四大势力强者,更是在大陆掀起了一场惊天浪潮,即便许多与无名宗八竿子打不着的势力,也会购买一张他的画像,看一看,此人究竟是不是生得三头六臂。

此刻,慕容啸眼中不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根据杀手堂在无名宗的眼线来报,项云已经闭关多日,他怎么也没想到,此刻项云竟然会单枪匹马,一路闯入了杀手堂总堂。

而一旁的黑衣男子在认出项云的身份,却是瞬间脸色惨白,双目失神!

若是早知道来人,竟然是无名宗宗主这个大名鼎鼎的煞星,哪怕他在杀手堂号称是圣级之下第一人,也断然不会与之交手。

对方可是能够镇压四大势力十余名亚圣,力战杀神虚影的恐怖存在,传闻此人已有逆天伐圣之力,难怪竟然能够一指破掉自己的巅峰一剑,毁掉自己的道基!

“项云,你竟然还有胆来我杀手堂!”

震惊过后,慕容啸一声冷叱,响彻苍穹!

项云冷笑。

“贵堂对我的项上人头可是念念不忘,怎么,今日我送上门来,你们却不欢迎了吗?”

闻言,慕容啸朗声长笑。

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

“哈哈哈……项宗主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杀了我杀手堂这么多门人弟子、还敢出现在这里,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无畏,还是无知的好!”

“那慕容长老,你觉得呢?”项云笑着反问。

“哼!”慕容啸一声冷哼道。

“我不管你今日前来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来了,就别想再离开,当然,若是你能够主动交出那件东西,并自毁道基,老夫或许会放你一马,也说不定。”

项云眉头微微上挑,伸出左手,在左手中指,戴着一枚漆黑如墨的龙纹储物戒显露了出来,正是黑耀戒。

“你说的可是这个东西?”

看到这枚戒指,慕容啸瞳孔一缩,眼中骤然亮起一抹精光!

“贵堂针对我无名宗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们不折手段的对付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东西?”

慕容啸冷笑,毫不避讳道:“嘿嘿……项宗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是不懂吧,此乃进入天璇神殿的钥匙,只配强者拥有,无名宗何德何能,可以拥有如此宝物?

你若真想息事宁人,保住自己的小命,便交出此物,今后无名宗听我杀手堂差遣,少不得,还能得到许多好处!”

项云轻笑一声。

“若是项某不愿意交出呢?”

此言一出,不待慕容啸回答,虚空中一道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若是不愿意,可先把命留在这里,然后我杀手堂再灭你无名宗满门!”

话音落下,慕容啸身旁的虚空中,两道身影浮现!

一人须发皆白,头戴高冠,身罩土黄色长袍,酒糟鼻,吊梢眉,乌光丑陋,一双赤足巨大宛如蒲扇,周身散发出一股冰寒气息。

另一人身着紫黑长袍头戴乌金冠,五官威严,气势如山,双眸有诡异的湛蓝光泽闪烁,给人一种杀伐果断的霸凌之气,先前那杀气凛凛的话语,正是从此人口中说出!

在这两人出现的瞬间,项云瞳孔也是微微一缩,他目光猛地看向金冠中年人道。

“你便是杀手堂堂主罗狂?”

“正是本堂主!”

“终于见到你了!”项云双眸微微眯紧,一股浓郁的杀意澎湃溢出。

这些年来,针对无名宗以及项家人,明里暗里的一切行动,都是由这个男人一手主导的!

在感受到项云身上的杀意,罗狂脸上却是泛起一丝玩味之意。

“项宗主,你年纪轻轻修为便如此不凡,将来必然是大有可为。

本堂主爱才,不如你交出神殿钥匙,然后加入我杀手堂,本宗主可以破例,封你为杀手堂第二太上长老,让你有享之不尽的资源,你看如何?”

闻言,项云却是冷笑一声。

“呵呵……我看还是算了吧,贵堂的行事作风,一看就是短命之相,我怕刚敢加入你杀手堂,你们就被人灭门了,我岂不是太冤枉了。”

闻听此言,罗光眸光一冷,一旁的赤足老者便已经是眼中杀意浮现!

“无知小儿,既然来到了我杀手堂,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有命回去吗?”

话音落下,老者双手在虚空中随手一抓,一道水桶般粗细的乌黑雷电,轰鸣一声,直接笼罩向项云,乌雷所过之处,那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威能,直令得整个虚空颤抖嗡鸣!

面对这老者突然出手,项云眼中厉芒一闪,体内如海气血涌动,右拳突然亮起璀璨金芒,直接一拳轰砸向那乌光闪烁的诡异雷电!

“嘭……!”

天穹爆发出一道耀目光团,旋即剧烈的轰鸣声响彻天地,那声势惊人的乌雷,竟是应声崩碎,而项云依旧屹立原地,岿然不动!

见到这一幕,对面的三人目光都是微微一缩,那赤足老者忍不住自语道。

“看来传闻不虚,这小子果然已有逆天伐圣之力!”

这赤足老者正是杀手堂客卿长老“天蓬散人”,其地位与慕容啸一般,而且修为也达到了圣级初期之境,一身雷法了得,刚才那一击,他只是随手试探,用了不过三成实力。

可圣级强者的力量,即便只是动用三成实力,也足以将一名准圣直接碾灭,而项云不仅接住了,而且看起来也是举重若轻,毫不吃力,便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之强!

当初在焚丹谷大战,项云表现出的实力,不过勉强能够与半圣之境的强者过招,而今这才多少时间过去,竟然能够拥有逆天伐圣之力。

如此修炼速度,在修真界中当真是前无古人。

微微愣怔一瞬,罗狂心中的杀意更甚,此刻他大手一挥!

霎那间,天地剧变,杀手堂周围群山峻岭之间,山峦起伏之处,一道道光束冲天而起,在虚空中交汇,爆发出璀璨光华,形成一个笼罩了杀手堂方圆百里的巨大华盖,封锁了这片虚空,竟是一座九级困阵!

而与此同时,杀手堂内,早已经被这里的动静所惊动的,无数杀手堂强者,身形宛如暗夜幽灵一般,飞快穿梭在天地间。

紧紧片刻之间,以项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亚圣、半圣、极星武皇……无数强者蜂拥而至,将项云重重包围。

杀手堂的强大底蕴,在这一刻,已是显露无疑!

可以说,项云的到来,也让整个杀手堂都迅速运转了起来,如今项云在大陆的名气实在响亮,自然是受到的“礼遇”也不相同。

此刻天上地下,高手如云,将项云重重包围,大有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势!

这一刻,天蓬散人和慕容啸也身形闪动,与罗狂将项云围在了当中!

三名圣级强者,甚至罗狂已经是达到了圣级中期巅峰之境,此刻三道圣级气息犹如三座高耸入云的巍峨高山,俯视着项云!

罗狂声如洪钟:“项云,我劝你莫要再殊死抵抗,今日若不交出神殿钥匙,归顺我杀手堂,你必死无疑!”

“哈哈哈……是吗?”

谁知,身处重重包围之中的项云,非但没有露出任何畏惧之色,反而朗笑一声,抬手一指点出,一枚传讯符当空炸裂,化作点点星光消失。

“嗯……?”

在场众人见状都是一愣,不明白项云的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而,就片刻过后,一道流光从下方激射而来,一名亚圣强者,突然神色惊慌的来到罗狂身前跪伏!

“堂主,大事不妙!”

罗狂眉梢一动,声音依旧沉稳。

“何事?”

那名亚圣强者忙是疾声说道。

“回禀堂主,刚才四殿和所有总舵、分舵,暗网组织同时发来传讯,他们遭遇无名宗和大量云兽突袭,请求总堂立刻派人增援!”

“什么!”

此言一出,不单是杀手堂的一众强者,就连罗狂、慕容啸、天蓬散人三位圣级强者也是变了脸色,杀手堂所有分部,竟然同时遭到了无名宗的打击,这怎么可能!

突然,三人想起了项云先前激发的那道传讯符箓!

“难道……”

罗狂双眸凝视项云!

“难道你今日只身前来,就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好派人剿灭我杀手堂所有分部?”

罗狂的声音带着疑惑之意,他实在有些怀疑项云这么做的动机。

虽然他很惊诧于,无名宗如何能够同时精准的打击,杀手堂布置在大陆各处的分部,可归根究底,对方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要杀手堂总堂尚在,那便是筋骨健全,哪怕损失了所有的分部,以杀手堂的底蕴,付出一些代价,不出十年,便可再次建立起联通大陆的网络,这并不能对杀手堂造成太大的打击。

难道这就是,这位无名宗宗主对于杀手堂的报复不成?此刻,罗狂心中不由暗暗摇头,这位项宗主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年轻气盛,为了一时怨愤,不计后果呀!

心中如此想到,罗狂便要立刻下令,派人支援各分部,毕竟这些都是杀手堂经营多年的网络,一旦被搅灭,损失也是巨大的。

然而,罗狂还未下令,对面的项云,却是手中光华一闪,突然出现一面阵盘。

众人正疑惑之际,项云手中阵盘翻转,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打入了脚下的地面,阵盘光华一闪,融入地下。

就在下一刻,在笼罩杀手堂方圆百里的那九级困阵之外,一道气势磅礴的光幕冲天而起,竟是将整个杀手堂大阵,连同阵内众人全部笼罩在内!

“这……”

众人感受到这股阵法的气息,都是微微一惊,这竟然也是一尊九级大阵,而且是隔绝一切能量气息的空间大阵,这项云竟然提前在杀手堂外围,也布置了一座九级困阵!

一时间,众人都是惊愕无比,这项云到底想要干什么,单枪匹马闯入杀手堂总堂,就已经是让人难以置信了。

如今他竟然还在杀手堂外部,布置了一座九级困阵,这不是作茧自缚,让自己死得更快吗?

见到项云的举动,罗狂三人也是微微一愣,旋即罗狂冷哼一声道。

“看来你是一心想要求死呀!”

闻言,项云冷笑出声。

“呵呵……到现在,你们还这么认为吗?”

“嗯……?”三人闻言皆是一惊?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