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07 21

,。

凌战天的攻势极为霸道,他的一掌一拳,都有摧枯拉朽的威力,且一往无前,无所畏惧,一经出手,便是不死不休。

林破军与凌战天则是背道而驰,他的攻势迅捷刁钻,力量也不霸道,而是以巧劲为主,四两拨千斤,弹指间可破大山,断江河,招式不大势,但气意却能通天地。

二人不愧为群宗域顶尖天才,两人同催天魂,八道天魂之光辉映四方,好似神光。

那些坐山观虎斗的魂者们皆瞪大了眼睛。

“凌战天与林破军联手白夜,难了。”清一宗主清挽痕低声道。

“宗主!”傅无情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清一宗主止住。

“无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既然入了我清一宗,就是我清一宗的人!凡事都该以我清一宗的利益为主,白夜如今与凌家闹僵,林家人也要杀他,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帮白夜,静观其变就够了,莫不成你还希望我去帮凌家吗?”清挽痕沉道。

傅无情微愣,扫视了眼现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因为林破军的介入,现场不少势力已经加入了凌家的阵营,神女宫、龙渊派及天下峰的人已经开始节节败退,清一宗若加入战局,帮助白夜,只会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飞凰阁阁主云麓,此刻更是懊悔不已。

“你们既然选择与我凌家作对,那么,你们就得做好承受我凌家怒火的打算,今日你们都得死!!不光如此,斩杀你等后,你们的宗门,也会被我凌家的怒火所焚烧!!”

瓜子脸美眉微卷齐刘海空气感写真

凌虎发出愤怒的吼声。

今日本该是凌家一步登天之际,万众瞩目之时,白夜竟敢搅乱,当众羞辱凌家,他身为凌家家主,要向世人证明凌家的强大。

嗖嗖嗖

几道光束射来,直接洞穿了两名飞凰阁弟子的胸膛,二人浑身一颤,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鲜血流了一地。

云麓见状,眼神顿紧,低声喝道:“飞凰阁的人,撤!”

飞凰阁人纷纷后退,朝中城大门处撤离。

“九心,你还在那作甚?快撤。”

见九心仙子竟还未离开,云麓高喊。

“宗主,你难道没听到刚才凌虎所说的话吗?即便现在撤离了,来日凌家也会光顾我飞凰阁,以飞凰阁的实力,绝不是凌家的对手。”

“那你打算如何?留在这里被他们屠戮吗?”云麓沉道。

“不!”九心仙子摇了摇头,葱葱玉指在古筝上轻轻一拨,一道魂纹荡开,震飞了靠近她的两名凌家人,低声道:“若我在这杀了凌虎,或许可改变这一切。”

云麓眉头一皱,忙低声道:“九心,你莫要冲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我们先走,待这里平息后,我会让三长老带上重礼向凌家低头认错,凌虎现在不过是气头上,而我们也没有做的太过分,若你真向凌虎动手,那便铸成大错了!”

“宗主,你还未看清吗?”九心仙子摇了摇头:“飞凰阁没有实力抗衡凌家,以为低头就能安然无恙?凌家一直以来都在吞并周遭小势力,他们之所以没有对我们动手,是因为没有借口,害怕像当初的林家那般,成为众矢之的,今日他有了借口,岂能不把握?若退了,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愚蠢!”

云麓低骂了一声,也不再劝慰九心仙子,径直大喊:“我派九心仙子今日所作所为,皆由她个人一厢情愿,与我飞凰阁无关!”

话落,手一挥,带人离开。

四周的魂者们皆露出错愕之色。

“没想到云麓竟是如此见识短浅之人。”

不远处落云阁的青阳摇了摇头:“既已得罪凌家,就该站定立场,飞凰阁在云麓手中,迟早会落寂。”

“爹,那我们呢?要不要帮凌家,灭了白夜那个混蛋。”旁边的青溪愤恨的瞪着擂台上的身影,咬牙切齿道:“如果杀了他,不准我们还能拿回之前给的那些东西呢。”

“溪儿,你天赋不高,但我希望你眼光能高一点,白夜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同于其他人,他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家伙,毕竟他之前做的事情太令人震撼了,现在这种情况,千万不要站队,若站错了队,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我们只需看着便成。”青阳低声道。

落云阁人纷纷点头。

神女宫这边节节败退,而擂台上的战况也不乐观。

白夜单手扣剑,不断迎击,剑影频闪,五尊机关人穿梭于三人之中,但林破军却也祭出了一尊机关人,这机关人通体透明,好似水晶打造,它的速度极快可怖,就好像守护精灵般,庇护着林破军的周身。

而在水晶的劲脖上,有一条蜡黄色的符纸贴着,那符纸上画着一个阵印,上头传来的气息极为可怖。

咚!

三尊机关人朝林破军冲去,可还未靠近林破军,便被水晶机关人阻截下来。

林破军乘势出手,手臂一扬,一口剑刃微红的长剑瞬间出现,直袭白夜右肩。

而那边被两尊机关人缠住的凌战天也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撞开机关人,手中一闪,也是一柄长剑,杀向白夜的左肩。

“天云掌!”

白夜一边后退,一边轰出掌气。

但掌气刚打过去,便被一股无形的墙壁给阻隔下来。

是来自凌战天的法宝。

二人几乎都用上了压箱底的手段,没有任何保留。

二人联手,若不能杀掉白夜,那将会是奇耻大辱!

嗡嗡!!

两把剑如死神的獠牙,径直逼去,白夜不住后退,已是退无可退,无路可走了!

“死吧!”

凌战天眼神凛然,瞳仁深处闪过快意。

“死?真的吗?”

就在这时,白夜倏然站定。

“嗯?”

二人心脏齐跳。

却见白夜脸上的天魂纹印,突然蠕动起来,像一条条小蛇,虽魂纹色泽很浅,但却蠕动起来很明显。

代表着饕餮天魂的纹印竟与代表着神月天魂的纹印快速融合。

“天魂桥接?天魂融合?”林破军大惊失色。

刹那间,白夜周身的魂力瞬间发生质变。

他紧扣青剑,一剑横切。

铿锵!

青剑甩出一道湛蓝色的火焰,好似火墙般覆向二人。

二人大惊,急忙后撤。

凌战天靠的近,身上沾上火焰,衣袍立刻被点燃,他急忙拔掉袍子,丢至一旁,衣袍在两个呼吸内边烧成了灰烬。

那可是乾坤级法器袍子啊!

凌战天面色发白。

“没想到这个叫白夜的人竟然还领悟了天魂融合!当真了不得。”

下方天王宫人里,萧嫣儿眸子闪烁着异光,呢喃说道。

“这白夜的确是当世奇才,林破军与凌战天想杀他并不奇怪,有此人在,这两位绝世天才只能屈居第二。”宋老叹了口气:“只可惜,这样的人才今日要死在这里了。”

“宋老想要把他收入天王宫?”萧嫣儿问。

“当然想,此等人才,谁人不爱?只可惜当前局势已不能被我们左右,此人更成众矢之的,他今日必死在这里,我们无能为力。”宋老无奈道。

萧嫣儿目光熠熠,不知在想什么。

然而,台上的搏杀,并未因此而停止。

凌战天暗哼一声,眼里依旧充斥着傲然。

“白夜,没想到你也领悟了天魂融合,不过,这个世界上可不只你一人懂得这种手段!你这点东西,根本算不得什么。”

说罢,凌战天气息一震,脸上的魂纹与头上的天魂虚影快速颤动,竟也在融合。

凌战天融合的是一尊一变天魂与一尊二变天魂,融合之后,化为一道冒着火焰的飞虎魂纹,威风凛凛,这赫然是三变天魂。

而林破军也不简单,他拥有两尊一变天魂与两尊二变天魂,而他所融合的天魂是两尊二变天魂,天魂融合,元力变异,疯狂暴涨,当两尊天魂快速凝合之后,一股死寂的气息,充斥了整个擂台。

他的脸上,出现大量纹路,而在纹路中央,是一只骷髅雄鹰!

“四变死鹰天魂!”

下方的宋老失声道。

“四变天魂?”旁边的萧鎏萧嫣儿无不色变。

“四变天魂?”

远处的凌虎瞧见,面色顿凝。

林家天才,竟能融合出四变天魂太可怕了。

四周惊呼声不断。

天魂变异,本就困难重重,而天魂融合,更是难如登天,林破军四变天魂一展露,天魂强度疯狂上涨,饶是白夜拥有五尊天魂,怕也难撼动他这一尊。

“等等!”

就在这时,宋老倏然发觉不对,他紧盯着白夜,那张老脸猛然扭曲开来,嘴巴张的巨大。

“宋老,你怎么了?”萧嫣儿柳眉一蹙。

“不对!不对!!白夜白夜得天魂融合,还没有完成!”宋老低呼。

他盯着白夜脸上那浅浅的魂纹,心脏倏然狂跳。

只见魂纹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三变?

那是白夜的三变天魂!他所拥有的天魂,居然是三次变异,通灵级别的天魂。

而三变天魂饕餮与三变天魂神月,竟还未完成融合

他莫不成一直就没有使出全力?.

(除夕了,大家新年快乐,老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最后希望(4)

看到这骇人之景,神天殿这边彻底熄了火。

灵犀剑派处亦是骇然失色,头皮发麻。

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公孙流云,心脏停止,呼吸消失,眼皮子更不眨一下。

却见公孙流云的身躯在这个时候动弹了一下。

他后退了两步,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月鸿鸣,还想说什么。

但…

他的脖子处,却出现了一道血色细缝,随后整个脑袋骤然坠落了下来,直接翻滚于地。

那脑袋上的表情还流露着惊恐之态!

公孙流云,死!

“啊!!”

立刻有神天殿的女弟子尖叫了起来。

无数人满面苍白,惶恐到了极点!

“比赛结束!”

下面的匀青叶再不会犯先前的错误了,看到公孙流云一死,人几乎是疯一般的冲了上去拦在了月鸿鸣的面前,阻止他毁尸灭迹。

但月鸿鸣却没有动作。

他只是扫了眼匀青叶,旋而淡淡说道:“放心吧匀长老,我不是龙环江,既然杀了,那便杀了,我可不惧老鼠复活,大不了再杀一遍,不过你们想要通过时间术法复活他,恐怕是不能了,还是另想高招吧!”

这话一落,匀青叶脸色顿时沉冷至极。

冰心堂的弟子立刻冲了过来,将公孙流云的尸体抬下去救治。

而神天殿席位处一片惊恐与彷徨。

刚才胜利的喜悦与自信已经被这月鸿鸣强势的登场给绞的粉碎…

“大月一族!”

张神武猛然起身,瞪着那月鸿鸣,沉声低吼。

不少魂者闻声,无不是面面相觑。

“什么大月一族?”

“不知道。”

人们皆困惑的很,满头雾水。

“张长老想要说什么?”月鸿鸣淡淡开腔。

“我不记得我们神天殿的群宗之战邀请了大月一族的人参与!”张神武沉声低吼:“请你速速离开。”

“张长老,你这是什么话?”天玄宗的宗主离破昆站了起来,好笑的说道:“轰鸣的确是大月一族出身的, 可他现在是我天玄宗的弟子,为何不能参加群宗之战?莫不成这群宗之战还得讲究出身?我可不记得群宗之战有过这样的规定啊!”

张神武闻声,顿时熄了火。

其余长老也是神情冰冷。

“小姐,什么是大月一族啊。”

坐在席位处的芍药忍不住询问着身旁脸色铁青的擒寂月。

擒寂月眼露愤慨与忌惮的扫了眼赛台上的人,旋而沙哑道:“是一个极为古老且神秘的势族,据说这个势族是上古时期保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势族之一,他们的手段极为恐怖而玄妙,族中有旷世法门,纵是我们擒家,也不敢招惹。”

“啊?那…那这样说来,此人难以对付了?”芍药有些慌张道。

“放心,虽然公孙师兄不敌,还有詹师姐、叶师兄跟问鼎师兄呢,他们的实力可都是要强于公孙师兄的。”擒寂月沉声道。

芍药闻声,这才缓了下来。

擒寂月继续将视线落在擂台上,却又是忍不住朝冰心堂那边望去,准确的说,是那个坐在角落处的身影。

见那人还如雕像般纹丝不动,擒寂月便有些发恼,鼻腔里轻哼了一声,便将目光转了过去。

“殿主!”

张神武朝神天殿主望去。

神天殿主安静的看着赛台,旋而淡淡说道:“既然月鸿鸣已经拜入天玄宗,那就是天玄宗的人,按理来讲,他是有资格出手的。”

“可是…”

“若我们不承认,这群宗之战便办不下去了,他们必然以此为借口发难,不能给他们机会。”神天殿主嘴唇不动,却是有一言直接再张神武的脑海里响起。

张神武浑身一颤,当即明白了。

现在有大月一族介入进来,神天殿的处境就更糟糕了,绝对不能给他们找到借口,否则,一切便完了。

张神武不再说话。

“好了,既然殿主都这般说了,那比赛就继续吧。”

离破昆笑呵呵的说道。

匀青叶虽有不甘,但也无话可说。

他朝神天殿那望去,准确的说,是朝叶诗生望去。

第五人杰牺牲,当下便是轮到第四人杰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月鸿鸣倏然喊了一句:“等一下,匀长老,我要开启点名战!”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匀青叶也错愕万分。

“点名战?”

“不行吗?”月鸿鸣嘴角上扬,笑着问道。

“你要战谁?”匀青叶凝起双眼,感觉不太妙。

却见月鸿鸣脸上荡漾着一丝疯狂,嘴里冰冷的吐出三个字来。

“麒无双!”

话音一落,全场沉寂了三息,随后瞬间炸开了锅。

“什么?”

“麒无双?麒师兄?”

“这个疯了?居然敢挑战麒师兄?”

“他知道麒师兄的实力到达了什么程度吗?”

“找死!这简直是在找死!”

“真当我们神天殿好欺负吗?”

一众神天殿弟子又惊又怒。

在战罢了第五人杰,就像直接挑战第一人杰?何其狂妄!

不过按照规矩而言,月鸿鸣是有权这么做了。

人们喧嚣沸腾。

匀青叶朝神天殿主望去。

却见张神武走了过来,低语了几声。

神天殿主眉头微皱,旋而开口道:“无双还在闭关,一时半会儿是出不了关了,所以这场群宗之战,他可能不会来参加!”

“啊?”

全场的沸腾声瞬间更大了。

“麒无双居然不参加群宗之战?”

“他该不会是怕了吧?”

“哈哈哈,缩头乌龟!”

“他肯定是惧怕了月师兄!”

“一定是这般!”

嘲笑声戏谑声此起彼伏。

神天殿弟子们顿时失望无比。

他们还指望麒无双能站出来好好教训此人呢…

月鸿鸣也是连连摇头,淡笑道:“真是令人失望,不过罢了,既然麒无双不敢与我一战,那就你吧,第二人杰,问鼎!滚上来吧!”

话音坠地,无数双眼睛停留在了神天殿席位中央,一个浑身肌肉肿胀且被金色纹路覆盖的男子身上。

男子一直在闭目打坐,听到这声音,便打开了双眼。

却见他瞳珠竟是金黄之色,宛如天神,一经开眼,浑身的金色纹路都亮了起来。

他一言不发,起身朝擂台走去。

所有神天殿人灼灼而望。

如果说麒无双真的参加不了群宗之战,那么…问鼎可以说是神天殿最后的希望了。

“这一刻终于要来临了吗?”一梦长君长舒了口气。

“是不是有些太快了!”李谷一笑道。

“我们可还是有很多底牌没有拿出来呢!”拿天老妪阴恻恻的笑道。

“神天殿, 是越来越叫人失望了。”洞悉观主连连摇头。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问鼎身上。

在万众瞩目下,问鼎已经踩上了擂台,立于月鸿鸣面前…

.

(明年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天剑主》,“ ”看,聊人生,寻知己~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区域

听到秦望龙的话,众人皆是一愣。

擒寂月与沈白衣无不是一脸错愕。

“秦师兄,你这话是何意?”沈白衣眉头一皱:“这个徐武我见过,虽是特殊体质,但天赋算不得出众,他能进镇神殿,那还得多亏了连师姐的帮忙!”

“什么多亏了连师姐帮忙?那还不是连师姐看上了他的特殊体质,把他调过来,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罢了。”旁边一紫竹阁的弟子忍不住嘀咕道。

沈白衣没有接话。

倒是白夜淡淡一笑:“这个连洁颜还真有能耐呢,不知道的,还以为镇神殿的长老是她。”

这话一坠,秦望龙摇了摇头:“有能耐的不是她,而是那麒无双。麒无双可是宗门重点培育的对象,在我神天殿的地位是超然的,连长老都不敢随便得罪他,而他将连洁颜视为亲人,有麒无双撑腰,谁敢不给连洁颜面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对擒师妹如此刁难了。”

擒寂月暗哼了一声,显然还未今日之事愤愤不平。

“不过话说回来,那徐武是个什么意思?”白夜淡问,视线却是望向擒寂月。

“我不知道。”擒寂月摇了摇头:“我与徐武也不是很熟,他只是偶尔有几次跟我谈了几句话,仅此而已,我几乎没怎么跟镇神殿的人来往。”

“那你为何说我惹了件大麻烦?”白夜转移视线看着秦望龙。

“问题就出在这个徐武身上啊。”秦望龙微笑说道:“他可没有你们想的那般稚弱。”

“何意?”

“这个人隐藏的很深,不仅仅是他的来历,还有他的实力,你们都以为他是个小白脸,实则不是,因为我见过徐武出过一次手。”秦望龙耸耸肩道:“把你们叫过来,也是希望你们能提防一下,因为望龙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感觉这似乎更像是一个局。”

“局?”

众人皆愕。

“不错!局!”

秦望龙凝了凝眼,压低嗓音道:“据我所知,徐武明明实力极为不凡,若是全力出手,我猜测他的武力可能不下于人杰!可是,他给大家的感受却像是走后门入的镇神殿,阿志镇神殿中实力也只能说是平平无奇,没有做过什么大事,群宗之战也不曾出场,可为何他要隐藏的这么深?而且这一次连洁颜突然对擒师妹发难,也显得有些古怪,所以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局,一个徐武设下的局!”

“是吗?”

人们皆被秦望龙的言语给惊到了。

谁还能想到这方面去。

尤其是擒寂月。

她张了张嘴,望着秦望龙,半响才开口道:“所以说…秦师兄,您的意思是说,我被人利用了?”

“可能是吧,这不过是我猜测的。”秦望龙淡淡说道。

“那徐武布这个局是为了什么?”旁人忙问。

“我不知道。”

秦望龙直接干脆的摇头道。

“不知道?”

“是的,一切都是我的猜想,我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可能我是猜错了,我只是向诸位表达一下我心中的想法而已。”秦望龙微笑道。

众人闻声,顿时有些哑口。

搞了半天,这不过是秦望龙的猜想啊。

“依我看,秦师兄可能是想的有点多了,至于你说的徐武实力的问题…我也觉得完全不靠谱,毕竟徐武没必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要知道,在太上神天殿内,实力越高,所获得的东西就越多,难道徐武还跟那些好处过不去吗?”

沈白衣摇头淡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

秦望龙耸耸肩。

白夜深吸了口气,懒得去想这件事了,他径直起身,开口道:“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秦望龙,你们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应该就告一段落!至于徐武及镇神殿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掺和了,我是来神天殿修炼魂技的, 不是来这里当和事老的,剩余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吧。”

人们面面相觑,可看白夜这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众人也只能放弃,遂起身朝白夜抱拳,而后纷纷 告辞。

待人离去,白夜总算是舒了口气,继而盘膝坐下,继续练功。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颇为平静。

无人打搅。

镇神殿的人也没有再来发难。

白夜趁着时间闲暇之余,跑了一趟上古图书馆。

上古图书馆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只有对宗门有过卓绝贡献者,才可得殿主批准,进入其中,这种地方的性质几乎与宗门禁地无异。

然而宗门禁地对白夜而言已是如入无人之境,可随意出入,他已将宗门禁地内的那些先祖神通口诀通通背下,只可惜要将其完全领悟,却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上古图书馆的门口。

白夜将手中令牌递给了坐在门口正在喝茶的老人。

老人接过令牌,扫了一眼,旋而丢换给了白夜,同时还有一本秘籍。

那正是白夜梦寐以求的大千破法咒。

看到这秘籍,白夜是狠狠的舒了口气。

“如此一来,也算是对神机宫有过交代了。”

接下来,就看看这上古图书馆内,有没有自己想要的那些绝学了!

白夜心情颇为激动,人也迈开步子,朝里头走去。

然而就在白夜准备进入大门时,那正在喝茶的老人倏然是想到了什么,人猛然扭过头来,望了白夜一眼,旋而喊道:“年轻人,记住,你只能去四号区域!”

“四号区域?”

白夜微微一愣:“其他区域不能去吗?”

“不是不能去。”老人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而是你去不得,你这种修为,去了…会死!”

“是吗?”白夜一脸好笑的样子:“那什么修为才去的?”

“如果说三号区域,宗门之内,所有弟子当中,能去三号区域者,不过十人,二号区域,弟子之中,不过一人,至于一号区域…无人可抵达,纵是宗门长老中的精锐,亦不能涉足一号区域,至于为何不能去,你进去就知道了,这是对你的忠告。”

老人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后,人又转过身,继续喝起茶来。

白夜闻声,若有所思,片刻后便迈开步子朝里头走。

虽然说这些区域很是恐怖,但在白夜看来,却是如入无人之境。

毕竟他的修为可不是老人所看到的呃那般。

更何况,老人是决然不会想到,这个弟子的手中居然会有两把鸿兵。

除此之外,白夜还有一身精纯的神力,这些神力足以克制一切。

要知道就连堂堂神天殿主,所拥有的神力都不能与白夜的相比。

就算这个上古图书馆古怪至极,白夜也无所畏惧。

上古图书馆是一座很古老的书馆。

一迈进大门,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这个图书馆是何人所建,无从考究,宗门的说法是神天殿的创派祖师所建。

不过这个说法很快被推翻了,因为神天殿的各种文献里并没有记录任何关于创派祖师建立上古图书馆的事迹。

也有人说这是一个远古大能的洞府,后来被神天殿改造成了图书馆。

这个可能性倒是很大,毕竟一些大能是有收集天下武学的习惯,神天殿的上古魂籍或许就是如此获得而来的。

他朝前望去,却见面前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空旷地,空旷地上摆满了大量书架,每个书架上都被一本本陈旧的书籍所塞满,看起来尤为壮观…

白夜心情激动,立刻迈开步子朝那些书架走去。

然而就在他接近书架的刹那。

咣!

一道奇异之光瞬间炸起,且在刹那之下将白夜包裹的严严实实。

顷刻间,白夜发现自己体内的所有魂力及天魂都被一股奇妙的力量所压制了。

在这股力量的压制下,他发现自己的身躯无比的沉重,朝前行去也是举步维艰。

“这是怎么回事?”

白夜紧皱着眉头。

但他没有多想,继续朝前行。

终于,白夜来到了一张书架前。

他粗略的扫了一眼,立刻盯准了书架中央一本名为《坠天剑诀》的魂籍,当即将其取下。

剑诀已经很陈旧了,尽管这剑诀的纸张是以灵兽皮编制而成,但岁月依然在上面留下了浓浓的痕迹。

也不知这剑诀是被多少人摸过。

白夜小心翼翼的翻动着。

然而越翻越是停不下来,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好精妙的剑诀!”

“天呐,这剑招竟然还可这般用?”

“这是何人所创?竟还有如此非凡绝学?”

白夜双眼发亮,已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剑诀,整个人完全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其中。

可就在这时,一个奇异的声音突然在这片区域内响起。

“弟子白夜,已取《坠天剑诀》一本,正是开启《坠天剑诀》试炼!”

话音落下。

轰隆隆隆…

大地一阵颤晃。

紧接着,便看旁边的空旷地突然裂开,随后一个身影从那裂开的大地内升了起来。

白夜浑身一愣,不可思议的望着升起的身影,当下还是一头雾水。

“试炼?”

请个假

这三天太伤,感冒了,医院里输了半天液,现在躺在床上,头晕乎乎的,今天更不了,明天4更补上,月底会再爆发,抱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天剑主》,“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