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07 21

晨曦的阳光下,迎着风去天上飞一圈是什么感觉?项宁轩会告诉你:“很爽!”

香花谷周围的景色很不错,青山绿水。谷内清奇秀丽,花海绚烂。

当然,看的时候请自觉把那如同牛皮藓一样的难民营地忽略。

想象一下,原本一个只生活三百多人的山谷内,突然涌入了一万多妇孺难民是什么情况!好好的香花谷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垃圾谷。一万多人吃喝拉撒睡产生的生活垃圾,根本不是这么一个两三平方公里的山谷能消化得了的。

此时,楚江月早晨的内力修炼已经完成,项宁轩便陪着她一起前往香花谷,随行的还有一个女兵连。

“昨晚你在拆房子吗?”楚江月双手抱着项宁轩一条手臂,脸上笑眯眯的,但其中一只手却捏着他腰间的软肉。

项宁轩摸摸自己的老腰,打个哈哈打算蒙混过关。昨晚的情况真是不堪回首,他也是精虫上脑才会打一头母龙的主意。就算他是史诗英雄,体质被强化得超越了人类范畴,面对巨龙,哪怕是精灵形态的巨龙,也是弱鸡一只。要不是磕了“每日一粒”,项宁轩怀疑自己今天能不能站得起来。

梁雨婷早就等在山谷口,见楚江月走来,抱拳见礼道:“楚姑娘,考虑得如何?”

楚江月摇头道:“多谢谷主错爱。但不日就将有大敌来临,我必须与宁轩并肩作战。另外,我们想求见谷主。”

梁雨婷道:“楚姑娘当然没问题,但是……,香花谷内都是妇孺,男士不方便在里面走动。”

项宁轩笑道:“没事,我不走动,直接飞过去就行。”

“……”

尤物池弄花

“哈哈!开个玩笑。你就说我是来帮你们香花谷解决麻烦的就行,烦请梁姑娘通禀。若是谷主不见,我们就告辞。”

梁雨婷点头道:“好吧!”转身刷刷刷向着谷内纵跃,每一步都至少跨出七八米,而且步频极快。这速度能甩刘翔好几条街,偏偏身姿还显得优雅从容,似乎根本没用力的样子。

没多久,梁雨婷就回来抱拳道:“诸位请吧。”

行走在谷中,项宁轩更真切地感受到谷中的混乱与拥挤。跟其他地方一样,幸存者中基本没有老人,孩子能幸存下来的也不多,12到45岁的人占据幸存者人数的95。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面挤了上万女人,一大早就有人叽叽喳喳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十几天来,女人们自发抱团,往日的恩怨被翻了出来,越吵越凶,很快小吵变大吵,最后发展成上百人的对骂。

香花谷的弟子人数有限,而且她们还需要练功修行,哪有功夫管这些破事。几名负责维持秩序的香花谷弟子早就见怪不怪了,只要她们别打起来,根本懒得搭理。

梁雨婷尴尬地笑道:“项公子,让你们见笑了。”说着她连忙让师妹们上前劝架。

只是,几名女弟子轻声细语地劝架,往往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女人们一旦吵起来,哪是那么容易摁下去的?

“需要帮忙吗?”项宁轩心下暗笑,这些香花谷的弟子虽然武艺高强,但这管理水平实在是让人无语。

香花谷不让成年男人进来避难果然是有道理的。就这乱七八糟的管理,要是再混进一堆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的男人,那还不得爆炸啊!

梁雨婷虽然恨不得马上把那帮吵架的女人摁下去,但脸上却故作轻松地道:“没事,我们可以处理。师尊还在等着,两位还是快点随我来吧。”

走进香花谷的内门,终于把外面的喧嚣隔绝开来。到处是新入门的年轻女弟子在习武练剑。六月的早晨天气已经比较炎热,她们的内力还没有练成,没有寒暑不侵的本事,因此一个个都是短衣轻裤,露出白花花的胳膊和大腿。还有些女孩因为剧烈运动,汗水将薄薄的外衣打湿,里面的蕾丝花边内衣也变成半透明若隐若现的样子。

一路上,项宁轩大饱眼福,原本差点被阿莱克斯塔萨榨干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不过,楚江月和精灵形态的阿莱克斯塔萨一人一龙就在身边,项宁轩也只能在心里yy一下,面上还得装出一副严肃正经、目不斜视的模样。

正对着内门练武广场的就是一栋三层木制大楼。这是香花谷举行正式活动的地方。

绕过这栋大楼,后面是一片打理得整洁秀雅的花园,里面满是各种奇花异草,或姹紫嫣红,或清丽素雅,或含苞欲放,或迎风怒放。争奇斗艳,繁花似锦,暗香浮动,蜂蝶轻舞。

跟项宁轩一起进来的那一个连女兵被留在这里,由香花谷的其他弟子负责招呼。项宁轩只带着楚江月、张珲琰和阿莱克斯塔萨跟着梁雨婷继续往里。

沿着一条曲折回环的走廊,进入这花园的中央,里面是一间隐于山水之间别致小院。

梁雨婷神色肃穆地在院门外躬身行礼道:“师傅,项公子和楚姑娘来了。”

“请进来吧。”院内一名正在给花草松土的农妇直起身来道。

项宁轩差点惊掉下巴,这就是香花谷主?听说已经六七十岁,在项宁轩想象中,她应该是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慈祥老太太。

但若只看外貌,香花谷主似乎只有四十岁左右,除了略微有一些皱纹,一点都看不出老态,而且,看她脸型皮肤身段,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

她一身粗布麻衣,身上没有任何饰品,也没有佩剑,松土的动作也是熟练无比,跟普通农妇没什么区别,完看不出这是一位身负绝世武功的高手。以至于项宁轩一开始真以为她是个农妇了。

香花谷主将项宁轩等人迎进院内客厅,亲自倒了几杯茶,道:“来尝尝,这是我香花谷秘制的百花茶。”

“好茶!”项宁轩抿了一口茶,忍不住赞道。他是连几十块一斤的粗茶和几千块一斤的顶级碧螺春都喝不出差别的人,不过这个百花茶确实很不错,香而不腻回味悠长。而且最重要的是茶里面蕴含的灵力,如同细雨一般滋润着身体,跟“每日一粒”有点相似,但要温和平缓得多。当然效果也没那么强,项宁轩咕嘟一口闷下去,也没见属性有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