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07 21

没错,跟在月无梦身边的李铁牛,只是张风的一具水分身。

而张风的本体,早就不知何时悄悄潜藏在暗处。

虽说跟着月无梦表面上没有什么危险,但张风性格一向谨慎。

换句话说,就是苟。

只有彻底的潜藏在暗处,才是最安的。

此时的张风,正在跟一群赏罚使对峙。

这还是张风暗中观察了好久,发现那些赏罚使普遍都在金丹初期,唯独带头的一号赏罚使在金丹中期才主动出手。

就是这么稳健。

右手持笔挥毫,月无梦捏了捏左手那一把石子。

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抱任何希望。

自己不过是一个文道之人,与人交战的时候若是有时间准备,那挥笔之间便能凭借诗文勾动天地灵力,凭借大儒境界,足可与金丹巅峰期一战。

甚至若是以精血为墨,用生命为代价来引动天地,足可与半步立婴的伪婴大能一拼。

清纯女生何竹君白色诱惑

但如今这符箭泼面,根本没有给他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

光是抵御符箭就已经是勉强支撑,如果要提笔写诗,怕是一个字还没写完,就要被射成刺猬。

这些符箭其实并不难对付,大概只有结丹期的威力,若是换了一个结丹修士在此,一身灵力外放,那些符箭根本无法靠近。

可文道之人与修真之人不同,一身文气单独释放出来,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必须以手中玉笔加持才能引动天地。

而且文气对于身体的加持也几乎可以粗略不及,手无缚鸡之力说的便是读书人。

一个个文道修士提笔动乾坤看似威武霸气,大儒们一个个妙笔生花以诗文为兵刃挥毫泼墨间取人性命,可实际上,若是被人抢占先机,便根本没有使出文道造诣的机会。

若是被抢占先机,哪怕一个筑基修士,都能逼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儒。

所以修真界传言,文道之人若是被人近身就会落败。

如今月无梦强行以文气阻挡箭矢,如同用棉花抗衡铁棍。

一身苦修而来的磅礴文气剧烈消耗,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本就不是文人该进行的。

但月无梦也只能如此。

这些赏罚使显然早有准备,作战思路格外清晰,以没有停歇的大量符箭消耗掉月无梦的一身文气,等到月无梦无法支撑、露出破绽的时候,就一拥而上。

如此一来,月无梦连提笔作诗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已经是死局。

也只能试着拼一下了。

月无梦狠狠咬牙,拼命丢出一把石子。

连瞄准都没有,毕竟周围一片漆黑,而且月无梦光是抗衡符箭就已经手忙脚乱,也没有时间去瞄准。

但说实在的,月无梦真没指望这把石子能起到什么作用。

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扔出的石子绵软无力,怎么可能随手乱扔一下就砸死一片赏罚使……

但就在下一刻!

漫天箭雨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四周的山巅几乎是同时爆发出一片哀嚎之声,还有骨骼碎裂的声音!

空气瞬间寂静!

方才还如雨点连绵的箭雨,瞬间停止。

那四面八方的破空声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凶险的战斗,一瞬间无比平静。

月无梦呆呆的瞪大双眼,手持玉笔,看向四周的黑暗:“怎,怎么回事?”

李铁牛带头喊道:“好镖法!”

“月前辈牛批!”刘清一脸震惊的看着月无梦,“月前辈随便扔出一把石子,直接击杀无数敌人!”

“不愧是月前辈啊!”刘明两眼饱含敬畏,“之前装作不敌,实则是找时机扔出石子,一招制敌!晚辈佩服!”

月无梦:“啊?”

一时间,月无梦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点逼数的。

自己文道造诣虽然是大儒境界,但只论肉身强度,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比凡人都强不了多少。

扔出的石子,能飞出去三十米就不错了,连砸死鸟都费劲。

更别提自己根本就没瞄准,完是摸黑往身前扔的。

怎么可能特么的直接三百六十度砸死那些远在山巅的赏罚使?

那可是金丹期修为的赏罚使啊!那是魔门的人间行走啊!

怎么,赏罚使不要面子的吗?直接被自己一个文道大儒用石子砸死了?

真要这样,那魔门还要什么赏罚使,直接派精神建设部去横行天下就完事了啊!

但周围这一片寂静,还有忽然停止的箭雨,让月无梦实在是无法理解。

怎么,那些赏罚使是要让自己休息一下?

玩呢?

月无梦实在是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下只能咬咬牙:“我们去山巅看看,一路小心,可能有诈!”

原本一脸兴奋的刘清和刘明看到月无梦一脸紧张的模样,也顿时紧张起来。

说实话,他们也有点不相信,那么多杀手竟然被月无梦随手一把石子就给砸死了……

月无梦紧紧握着腰间玉笔,如临大敌的缓缓走向山巅。

刘清和刘明还有“李铁牛”都一脸紧张的跟在月无梦身后。

越往山巅走,月无梦就愈发紧张,甚至提前写了一句诗文在身前护体,只需一念就可以凭借这句诗文勾连天地。

“小心四周。”

即将踏上山巅的时候,月无梦额头冒出冷汗,提醒身后三人。

但下一刻。

月无梦整个人都傻了。

看着山巅上的一片狼藉,月无梦整个人如遭雷劈,呆呆的站在那里。

刘清和刘明也是一脸震惊的瞪大双眼,看着这血腥凌乱的战场。

草木破碎,树木倒下。

那些躲藏在草木之间的赏罚使,有一个算一个,都躺在地上,生机早已断绝。

月色下,非哭非笑的白银面具沾染着鲜血,反射着冰冷光泽。

最关键的是。

每一个赏罚使的眉心,都被洞穿一个小洞。

月无梦一脸迷茫的走到一个赏罚使尸体旁边,用脚给踹了踹,那略带温暖却已经生硬的触感让月无梦知道,这些人就是方才一瞬间死掉的。

透过月光,透过面具上眉心处的裂痕,月无梦清楚的看到,一枚石子深深嵌入那赏罚使尸体的脑门。

刘明凑上来一看,顿时震惊:“月前辈果然厉害!这些得是传说中的金丹期的魔门赏罚使吧?”

“这等距离随手扔出一把石子,竟然瞬间灭杀五十多个赏罚使!”刘清也一脸震惊,朝着月无梦恭敬一拜:“月前辈,深藏不漏!晚辈佩服!”

月无梦沉默了。

他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自己,应该没有这么厉害啊……自己扔出的那把石子,按理说不应该能飞到这里啊,更别提精准的砸死五十多个金丹期赏罚使。

别说自己根本就是随便扔的,自己就算是瞄准了,扔不过来啊。

再说就算扔过来了,也不可能有这个威力。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这一地尸体,月无梦感觉,这特么就跟做梦一样。

脑子嗡嗡的。

实在是无法理解。

而且最令月无梦无法理解的是,这些赏罚使的储物袋怎么都没了……

就在月无梦陷入迷茫的时候,李铁牛忽然高喊道:“小月飞刀,例不虚发!石头在手,天下我有!”

刘清和刘明也赶快跟着一起喊。

毕竟拍马屁又不花钱,万一人家月前辈一高兴,把这神乎其神的飞刀……额,飞石大法传给自己呢?

月无梦连忙摆摆手:“别,别这么夸我,这真不是我干的……”

“小月啊,你不要再谦虚了!”李铁牛一脸严肃的看着月无梦,“我知道,你是为了低调,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如我们这等优秀的人,习惯藏拙。”

月无梦:“???”

你特么怎么又叫我小月?

还有你哪里优秀了?

你就一个平平无奇的炼气期还需要藏拙?你有啥好藏的?

但还没等月无梦说完,就听李铁牛缓缓道:“但这一切,分明都是你扔出的那把石子造成的。难道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吗?难道这些人可能都是我杀的吗?”

“小月,不要再谦虚了。”

“承认吧,你就是这离州大陆的,石头之王!”

李铁牛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月无梦的肩膀。

月无梦听得一愣一愣的。

总感觉这个石头之王的称号,听起来怪怪的。

熔岩巨兽墨菲特?

但一时间,月无梦竟然无话可说。

毕竟这里的确没有其他人了。

而且也只有自己扔出了石子。

难道李铁牛说的是真的,这些人,真的是自己杀的?

就在月无梦沉思的时候,刘清忽然道:“天啊,月前辈如此实力,竟然还有谦虚的美德!”

“晚辈佩服!”

刘明也高呼道:“月前辈,谦虚是件好事,但事已至此,你就不必谦虚了,承认吧,这就是你的实力!”

“月前辈,过分的谦虚可要不得啊!”

“月前辈,石头之王!”

李铁牛也高呼不已:“神仙转世,石头之王!”

沉默许久。

月无梦叹了口气。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月无梦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看着那满天星辰。

“原来,我竟然是石头之王。”

“没想到,我竟然是被文道耽误的扔石头天才!”

月无梦忽然笑了。

“你们说的对,过分的谦虚是不对的。”月无梦傲然笑道,“藏刀十年,锋芒不再。我承认了,我,就是如此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