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07 21

闻太师手中的金鞭乃圣人炼制,岂会有那么简单?

就在其放声大笑之时,忽然只听得崇丘冷然一笑,真龙盘旋回顾,竟然一口将闻仲的金鞭叼住。

“这?”闻仲愕然,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攥住了脖颈的大鹅。

“就这?”崇丘公子伸出手,将金鞭攥住。金鞭震动,一片殷红,先天符文流淌,惊得崇丘公子如握炭火,下意识松开了手掌,被那金鞭走脱,重归闻仲手中。

“这不可能!”闻仲死死的盯着崇丘。

“你这宝物有些门道”崇丘看着烫伤逐渐恢复的伤口,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这有什么不可能。真龙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尤其是已经与人相合的真龙。”

这一点崇丘公子倒没有糊弄他,认主之后的真龙与独自一个人到处浪的真龙,根本就是完不同的两种形态。

真龙认主之后,化作能量形态,介乎于法界与物质界之间,一身神通本事,不可想象。

就算是圣人,面对着认主的真龙,那也要心中打怵。

否则当年大商灭道、佛二宗,三教圣人为何阻挡不了人王的大势?

他崇丘融合的真龙孔鲎虽然被刘伯温伤了根基,但那也是真龙,而且还是融合认主的真龙,又岂是区区一个半神闻仲能匹敌的?

就算是真正的人神复活在世,也断然不是融合了真龙的人间帝王对手。

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

这就是人族自三皇五帝,定下人伦、五行以来的大势!

人王无敌!

场中气氛一片凝滞诡异,闻仲也察觉到了不妙,他此时知晓自己托大了。

他虽然历经三朝,但并未曾见过人王出手。

这世上值得人王出手的也一直没有。

他以为自己触及了人神大道,就已经距离人王的境界很近了,可谁知道真正的现实令人绝望。

绝望到无以复加。

历代人王能镇压天下,叫无数高手、三教为之驯服,并非没有原因的。

人王虽然寿命终有穷尽时,但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间第一高手。

“太师,留下一条手臂吧,我也不想动手”崇丘静静的看着闻仲。

闻仲攥着金鞭,下一刻只见金鞭暴涨,化作水桶粗细,数十丈长,猛然向崇丘砸了过去:“我就不信,我苦苦修持的人神之力,及不上你们这些一步登天一蹴而就的人。”

“你对真龙的力量一无所知”崇丘不动如山,身形静静的立在那里,下一刻只听得空气中真龙咆哮,然后悬浮在崇丘周身的真龙,猛然向对面的闻太师杀了过去。

面对着一条不死不灭,完不在乎伤势的真龙,闻太师虽然修炼出了人神之力,但却也在一个照面落入了下风。

“哎,闻仲有些飘了!”重阳宫中,虞七忽然莫名一阵感慨。

就连他这种开始着手神灵变的人,也不敢说与子辛去争斗能稳赢,更何况是闻仲?

虞七的人神变虽然才刚刚开始入门,但却已经有了人神之力,而且还是浑厚的人神之力。

想一想,四万八千窍穴,即便是每一个窍穴提供一缕人神之力,那个是何等庞大的数字?

闻仲呢?

不过是才刚刚半只脚跨入那个境界,才刚刚掌握了人神之力,如何及得上虞七?

眼见着真龙撕扯,那照妖镜神光迸射,竟然克制不得化作能量形态的真龙,闻仲顿时慌了。

“开天眼!”

眼见着自己被真龙杀的节节败退,闻仲顿时急了,猛然抛开手中金鞭,右手掐出印诀,就要向眉心处点去。

“你莫非是不想活了?凭你现在的修为,开天眼必然会遭受反噬。”眼见着闻仲的手指即将落在天眼上,吕纯阳的话语在虚空中响起,一只手掌伸出,搭在了闻仲的肩头,制止了其动作:“你的人神之力还差了一点,且去一边候着,看看我的本事。叫你小子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高手,还差了多远。”

吕纯阳一把将闻仲推开,背后长剑出鞘,剑光照耀方圆十里,瞬间与扑杀而来的真龙纠缠成一团。

“先天剑气?阁下莫非是东华帝君?”龙形能量看着眼前男子,只觉得莫名有些眼熟,不由得骇然问了声。

“不错,正是本座。你这孽龙,看起来也有几分眼熟,当年似乎在海外听过大道”吕纯阳冷冷一笑。

真龙闻言苦笑:“当年我还是一条小蛇的时候,侥幸在帝君座下听过三日大道,然后化形而出。”

“不过,我现在既然已经认主,却是身不由己,还望帝君多多包涵”孔鲎无奈的道。

吕纯阳不语,只是先天剑气迸射,只见道道恐怖的先天剑气纵横虚空,所过之处开山断河江河倒流,天地法则面对着先天剑气,就像是豆腐一般被轻易的劈开。

空气里飘荡着一道道法则的残片,江河倒流山川崩溃,天地间灰尘弥漫,吕纯阳与真龙交手,只见两团璀璨的神光闪烁而过,然后下一刻吕纯阳化作剑光,卷起在一边发呆的闻仲,不待真龙反应过来,便已经消失在了天际。

看着逃走的二人,真龙没有追赶,而是返回了崇丘身边。

“吕纯阳的先天剑气确实难缠。”真龙声音里充满了凝重。

“为什么不去追?若能将二人留在此地……”崇丘眼中满是遗憾。

“照妖镜在这里,虞七也在看着呢。闻仲之前那眉心处涌动的气机,总叫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真龙声音里充满了迟疑。

听了真龙的话,崇丘摇了摇头:“黄金大世来临,还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天下间各种奇物不断现世,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还是安心的打磨乾坤图吧。只要打开乾坤图内的封禁,我妖族终有崛起的一日。三日之后,我或许能打开第一重禁制,要是能请出我妖族大能,便是人族血债血偿之时。妖族刚刚立国,更要用鲜血树立威名,重整我妖族几十万年的士气。”

“本王要告诉妖无双,以及妖无双麾下的大妖,人族虽强,但却并非不可战胜!”

“噗~”

一口黑血喷出,只见剑光跌落,吕纯阳半跪在地,长剑拄在地上,面色苍白的喘着粗气。

“师叔,你怎么了?你可千万不要吓我。”闻仲看着吕纯阳惨状,顿时惊得头皮发麻,连忙上前扶住了吕纯阳手臂。

“这可是先天剑气,我现在的这具肉身打磨的尚且不到位,你觉得强行施展先天剑气会怎么样?”吕纯阳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道。

“你之前与虞七争斗,似乎也动用了先天剑气吧……”闻仲心中有些犯嘀咕。

“这能一样吗?我与虞七只是切磋,这回是生死大战。况且,那可是与人肉身相合的真龙!那可是与人肉身相合的真龙!”吕纯阳一双眼睛瞪了闻仲一眼:“瞎瞅什么,还不赶紧将我背回去?要不是怕断了你这根独苗苗,我又岂会理你?”

吕纯阳声音里充满了火气。

闻仲闻言不语,只是背负吕纯阳,快速向神州回返。

“可惜了我三十年苦修,这具肉身没有三十年的温补,休想恢复之前的状况。现在可是黄金大世啊!”吕纯阳有些懊恼。

“师叔这么严重?”闻仲吓了一跳。

“小马拉大车,没直接经脉寸断,已经说明我对剑气的掌控到了入微的地步”吕纯阳没好气的道。

“有什么东西能相助师叔修复体内的经脉吗?”闻仲心中内疚。吕纯阳此生有望证就人神,要是因为自己而坏了道途,只怕自己会难过一辈子。

“有”吕纯阳斩钉截铁的道。

“哪里?”闻仲脚步一顿。

“三光神水”吕纯阳道。

“我知道了”闻仲略一沉默,然后背负吕纯阳往回走。

“你小子杀性太大,这次屠杀的妖族,多数是无辜小妖,杀了又有什么用?”吕纯阳心中不解:“妖族亿万妖兽,每时每刻诞生的妖兽,不只有多少。你这次杀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完是浪费时间。”

“有用!当然有用!”闻仲吧嗒着嘴:“至少是解气了。”

闻仲背着吕纯阳来到了上京城,回到自家府邸休养,然后闻仲一个人出了府邸,径直向西伯侯的羑里而来。

“太师,大王已经下令,将西伯侯囚禁起来,任何人不得探望……”有士卒面色畏惧的看着闻仲。

“闪开,大王闭关,我来瞧瞧西伯侯,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大商朝还有人敢不给我闻仲的面子?去大王哪里打小报告?”闻仲训斥着两个士卒。

那士卒不敢言语,只是用行动说明一切,脚步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让开了道路。

看着二人后退,闻太师一笑,拍了拍二人肩膀,然后走入羑里。

九边士兵,尊奉孔宣。九边之内,他闻仲说的算。

这就是他在兵家的威信。

就算是兵部尚书傅天仇,与闻仲比起来,也是相差甚远。

“西伯侯居所倒是蛮安静的”闻太师看着羑里小筑,赞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