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07 21

七玄道人和纪愚在广场上分别惊雷出手,竟是将天照门天才洪灿,以及杀手堂的一位天才击溃!

这一幕,瞬间震惊了全场!

“这……这怎么可能?”

堂堂天照门天才洪灿,被人当场用戒尺抽打屁股,杀手堂的青年俊杰,偷袭出手,却被人一掌拍晕!

众人一开始都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随即就是满心的怀疑,这两人到底是不是星河武王,怎会有如此变态的战力。

但在场怎么多星河武王之上的强者,分明清楚的感知到,两人分明是星河武王八重天和九重天境界而已。

不仅场外的观众们震惊,广场上,正在激烈交战的一众天骄们,也是惊骇变色。

所谓天骄,便是天之骄子,上天眷顾。

这些青年男女们,向来是自诩修炼速度无人能及,而且同境之中,战力也是堪称无敌。

但眼前这两人与他们修为相当,竟然手段强横如斯,竟让他们心生忌惮!

刚才的一幕,众人看得分明,对方的强大超乎想象,此刻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停手,警惕的望向两人。

“无名宗这两个家伙,似乎有些不好对付呀!”楚阳眯起眼睛,从七玄道人和纪愚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碎花短裙美少女小清新纯美照片

“要不,大家一起联手,先击溃了他们,再比试不迟!”

杀手堂中,那名领悟了杀道奥义的青年,声音冰冷提议道。

众人闻言,瞥了青年一眼,皆是目光闪烁,自然明白这位杀手堂天骄借刀杀人的心思。

可是无名宗这两人的威胁的确太大,不得不防。

众人犹豫了一阵,终于是有人点头赞同。

“这二人手段如此了得,正好可以磨砺我的道心,为我蓄势,进入极星武皇之境!”

众天骄的目光灼然亮起,看向七玄道人和纪愚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不善起来!

见状,对面的七玄道人不由嘿嘿冷笑一声,冲纪愚说道。

“看来这些小家伙们,将我们当成他们的磨刀石了呀,只是他们就不怕,这磨刀石太厚了,把他们的“锋”都磨得没有了吗。”

纪愚闻言,苦笑一声。

“七玄峰主,我们还是速速取走龙珠吧,我无名宗开宗大典,可不能让这群家伙给搅合了!”

“嗯……此言有理!”

“那我为七玄峰主来开路,助你出手夺取龙珠。”

“那就有劳纪愚峰主了!”

两人当着在场,各大超级势力十余名天骄的面,竟然是面色平静的制定了夺取龙珠的策略,而且声音不低,丝毫不介意让对面众人听见。

众多天骄闻言,人人目露寒光,眉头跳动,无名宗这两人实在狂妄,竟然视他们如无物!

而就在此时,纪愚和七玄道人已经动了。

纪愚先行向前跨出一步,缩地成寸,瞬间突进百丈,朝着广场中央,众人汇聚的方向冲去。

而七玄道人则化作一道黑气,紧跟在纪愚身后。

众天骄见纪愚竟然就这么单枪匹马,朝着他们一群人冲了过来,顿时心中怒火更甚!

“狂妄!”

“找死!”

……

一声声怒斥,化作各种时神通术法!

在纪愚接近众人的瞬间,漫天剑芒、刀芒、以及各种属性的能量轰击,瞬间爆发,朝着纪愚笼罩而来!

恐怖的能量汇聚,即便是在场一些极星武皇初期之境的强者,也是面色微变!

就在此时,纪愚瞳孔一缩,双手突然在身前合十,口中一声暴喝!

“护体金光!”

下一刻,纪愚周身肤色泛起淡淡的晶莹光彩,一道金色辉光透体而出,笼罩了自己和背后化作一团黑气的七玄道人!

纪愚在宗师级体修之境,已经积淀多年,终于凝聚出护体金光,虽然没有项云五行大循环进阶宗师之境后,凝聚的护体金光变态,却也是威力惊人!

各种神通轰击在金光之上,顿时爆发出绚丽光彩,恐怖的能量涟漪四处震荡,竟是被金光抵消了大半能量!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下,纪愚出手,双掌如同神兵,绞碎剑气、击溃刀芒……将破入金光,袭来的各种攻势,一一扫荡湮灭!

而他身下脚步不停,依旧以惊人的速度前行!

“拦住他们!”

众人见状,惊怒之下,纷纷再度出手,施展出更为强大的神通,绵连轰向纪愚。

各种属性的奥义之力,汇聚成一道巨大屏障,向着纪愚当头罩来!

纪愚双目微眯,眼中精光绽放!

“八荒拳!”

纪愚双拳之上,云力和气血同时爆发,竟是按照两股既定的玄奥路线运行。

一股惊天拳意爆发,一道道拳影,向着屏障轰击而去!

“嘭嘭嘭……!”

一瞬间,震耳欲聋的闷响声,连成一片,一道道惊天拳意轰击在屏障之上,速度越来越快!

起初拳影丝毫无法撼动光幕,但最后,拳影已经快得化作漫天幻影,连绵不断的轰砸其上!

纪愚周身气血升腾,每一拳都有开山之力,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轰出,竟是令光幕剧烈震颤,最后推着众人,向后倒退!

这一幕看得众人心惊胆战,这是什么恐怖的力量,此人竟然真的凭借一人之力,硬抗众天骄的合力出手,简直是匪夷所思。

见到这一幕,项云却是十分淡然,这本就是纪愚应有的战力。

体法双修,内外兼并,才是真正的同境无敌。

除了七玄道人这种万年老怪物重生,能够抗衡纪愚,这些所谓的天骄,论战斗力和实力积淀,在纪愚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轰轰轰……!”

纪愚一路将众人,硬生生推出出百丈之遥,众天骄皆是面露惊骇之色,却是拼命的灌注能量,屏障的能量,越发壮大,隐隐有再次将纪愚压制的趋势!

眼看着已经接近龙珠所在,纪愚虽然勇猛无敌,此刻也终于是显露出疲态,拳力无法再撼动光幕!

就在此时,纪愚眼中凌厉光华一闪,舌尖一口精血喷出,竟是环绕在自己的右臂之上!

一时间,纪愚右臂青筋暴起,猛然粗壮了一拳,一股惊人的能量,在其臂膀中流淌!

“给我破!”

纪愚一声暴喝,猛地一拳轰出,重重的轰击在光幕之上!

“轰隆……!”

光幕表面如同水波荡漾开来,饶是众人拼命压制,这股融合纪愚精血能量,不急消耗的一击,所掀起浪涛却是越涨越高,到最后终于是无法压制!

“嘭……!”

整片光幕爆炸开来,恐怖的气浪,冲得纪愚以及众多天才都是倒飞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纪愚身后,七玄道人所化那团黑气,猛然从他身侧绕过。

黑气瞬间变成一道,纤细的黑色丝线,一个倏忽间,出现在广场中央,将那随着气浪翻飞出去的龙珠,包裹在内。

下一刻,乌光一闪,七玄道人显露身形,一把将龙珠握在手中!

七玄道人转身就要离去,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两道寒芒,从他身后同时亮起,无声无息的向着他的脑后、背心飞袭而来!

这一刻,擂台上,杀手堂另外两名天才弟子,似乎早已经等候多时!

在这气浪翻滚,气息紊乱的绝佳机会下,两人同时出手偷袭!

两人皆是杀手堂的顶级天才,暗杀这种手段,简直已经成为了本能,出手既是一击致命!

甚至在场许多一直关注的战局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两人的致命攻势,已经出现在七玄道人身后!

然而,两人却是不知道,在他们出手的瞬间,转身离去的七玄道人,嘴角已经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就在剑芒刺入七玄道人身躯的瞬间,七玄道人身形忽然如同气体消融,化作一团黑气,瞬间笼罩了两人!

下一刻,黑之中,爆发出两团精光,旋即,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却是七玄道人嘴角溢血,横飞了出去!

一旁的纪愚见状,不禁是目光一凝,猛地闪身接住了七玄!

“七玄峰主,你……”

纪愚正惊疑不定,气息萎靡,嘴角溢血的七玄道人,却是冲着他偷偷眨了眨眼睛,旋即却是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开口道。

“杀手堂之人,太阴险狡诈,不过幸……幸不辱命,我还是保住了龙珠。”

说着,他将龙族递到了纪愚手中!

而就在此时,众人才惊诧的发现,先前七玄道人遇袭之处,两名黑衣青年正躺倒在地,腹部干瘪,口鼻溢血,竟是遭受了更恐怖的重创。

一时间,观礼台上杀手堂纪尘峰眼中寒芒闪动,隐隐有戾气浮现!

而见到这一幕,纪愚心中一动,憨厚如他也是嘴角抽动,憋得有些难受。

这七玄道人忒缺德了,明明是他对两人暗中下了狠手,现在还装成自己被偷袭受了重伤的样子,这阴险手段,简直是深得宗主大人真传呀。

不过纪愚也不敢耽搁分毫,离开带着七玄道人,身形闪动,瞬间退出广场,出现在项云身前!

“宗主,龙珠已经取来!”

纪愚将龙珠双手奉上,项云接过龙珠。

“辛苦二位峰主了,七玄峰主身受重伤,纪愚峰主且先将他带下去疗伤吧。”

“是……!”

转眼之间,这一颗引发青冥峰上一场大战的龙珠,还是落到了项云手中。

广场上的众多天骄们,犹自有些迷茫。

没想到七玄道人和纪愚两人,真的从他们手中夺走了龙珠,所谓的同阶无敌,在无名宗派出的这两人面前,似乎成了一个笑话。

而项云此刻手托龙珠,却是望向了鹰涧峡谷方向。

“傲风殿下,多谢殿下馈赠了,为了送这份礼,你龙珠还伤了不少人,要不,我再回赠殿下一些疗伤丹药?”

“你……”

傲风此刻一张俊俏的脸庞,已经是阴沉如墨!

他本想打脸项云,如今却被人反过来,将脸扇的啪啪作响,傲风此刻简直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送什么贺礼,简直是作茧自缚!

而此刻,在场各大势力,看向项云的目光中也多了一分敬畏之色。

本以为无名宗面对鹰涧峡谷,这明显是不怀好意的献礼,会毫无办法,没想到随便派出两位峰主,硬是将各大超级势力的天骄们,虐了个体无完肤。

这无名宗当真不可小觑!

就在众人低声议论之际,杀手堂方向,纪尘峰却是冷冷一笑。

“呵呵……项宗主,无名宗果然是藏龙卧虎,一个体法双修的强者也就罢了,竟然连飞羽门门主都被你收服,成为了无名宗一峰之主。”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特别是焚丹谷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更是脸色骤变!

而项云同样是目光一缩,盯着纪尘峰,心中惊骇不小。